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Fugitive

Posted on Aug 20, 2003 by Chung-hong Chan

終於都寄出那份萬七薪金職位的申請表格,感覺在像以行動支持香港隊,在投注站買港隊對皇馬有入球那樣。皇馬實力始於強橫,就正如如此吸引的薪金,定必有些博士碩士,甚至科研界老手應徵。

為了雅保申請表在死線前到達目的地,今早四時半起程上路回家拿學歷等等文件。由天黑到天亮,由旺角回到大生圍。回去時,良久沒見的兩老仍在夢鄉,我打不想吵醒他們。一聲不響地找出學歷,又一聲不響地趕回市區趕上班。

因為缺乏睡眠和咖啡因,這是第二天的精神散漫。其實老實說,每一天都精神散漫,但竟仍得到Supervisor賞識,指工作效率高。

以前心礎b口之前,故以前不開心會不吃飯,不上學,不工作。現在不成了,口放在心之前,幾不開心,五臟廟都是要拜祭,班仍是要上。終於明白到何謂「手停口停」。

這很明顯是很唯心主義的想法。

今天又想,有那一種職業會因為不吸引而沒有人會拿來作題材拍電影的呢?想到以下:

ps.買了一隻mouse,好像白色的Pro Mouse。

00:48 - Thursday, Aug. 21, 2003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