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Fishball boyz

Posted on Jun 4, 2003 by Chung-hong Chan

突然有點想努力上進,深得上司信任,再逃離令人不安的「臨時工」職銜。

實在的,如果一直「臨時工」下去,我只會將這份工視為以勞力換取金錢的時間轉換程式。可惜,我最後知道我這個職位的存在,是因為有一筆突而其來的研究撥款。有撥款,有我。無撥款,就只好找現有員工代我。

做「臨記」,很好。最少抽身較易。

今日實在無聊,有時間看電視劇集,看到曾經和我一起做臨時演員的,在畫面出現。我由其是認得一個人,他叫作魚旦仔。在電視劇中(應是年幾兩年前拍的),他只是一個微小的普通臨記。年多後,他成為臨記阿頭,使喚其他臨記。成為鬧人的一個,而不是被人臭罵的一個。

一生中的事,一切都只能視為過眼雲煙。就像做老臨:做,做完,收錢,回家。

六 四晚會,多年來都有出席,今年沒有。廿三,八九六四,一堆令人煩躁的數字,充滿血瓷A不能平反,至今官方視其意義為十個字的「八九年的一場政治風波」。就 像失業人數二十多萬,卻用統計方法說成七點九。又或者你在街上填的某份問卷,最終只影響統計數字中的小數點後的小數目。

00:43 - Thursday, Jun. 05, 2003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