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Air wait

Posted on Apr 21, 2003 by Chung-hong Chan

生活太多令人煩惱的事,難以解決。

富庶國家男人煩的問題,拿出來,放在離心機分析,做一次定量和定性分析(Quantitative/Qualitative analysis)。發現煩的原因,簡單有二;錢和女人。

未拍拖煩無女友,拍了拖煩無錢拍拖,結了婚煩無錢比老婆駛。可能你會因此覺得男人好膚淺。係!男人是好膚淺的。最少男人不會為煩塗甚麼口紅煩惱。

有些人會說,有些人會煩自己身體不好,讀書進度等等。身體不好引致的叫「驚慌」。而身體不好令你煩不能上班上學,總的來說都是煩錢。

神秘樂觀的進路是:總有一日會財色兼收,等一等吧。

卡謬(Albert Camus)的著作「黑死病」(La Peste)中的瘟疫城市簡直和沙士(SARS,醫學界最新譯名)橫行的香港一模一樣。

這本書帶出的是兩個字:荒誕。荒誕地來的東西,會荒誕地消失。就像神秘樂觀的說法。

今天與老婆和Eddie行山,行到黃昏,當時決定是否行下去。我們說:「我們行,最壞也只是入黑困在山上,等待飛行服務隊救援。」

想到這裡,又和上面的「等一等吧」相乎應。

「等一等吧,最壞也只是等到死罷了。」

言猶在耳,幾十篇日記前,說到珘虞F的自殺論

做一個死等的人,其實就即是「老是等待未來和死盯未來的人」。

我現在也只好這樣。但到底我的未來,是否如想像中美滿?

03:22 - Tuesday, Apr. 22, 2003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