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ad Drive

Posted on Feb 9, 2003 by Chung-hong Chan

Diaryland的Post meetup,請看Gabriel日記的詳盡報導

聚在一起,只因大家的日記網頁地址都是以diaryland.com作結,還有handle得了「與網上人出來見面」這個強大Objection。打機,好玩。也很對不起,當紅白機仍work時,手持手掣霸機最久的是我。

post meetup完結,我和老婆到鴨寮街,想買一部老翻任天堂來玩。發現外殼設計不是抄PSone就是抄PS2。其中一部十分厲害,外殼抄足PS2,但叫作SP2,連盒子的藍色和字體都抄足。SP2,是指Super Polystation 2。

思前想後,最終無買,原因是這會用了手頭上幾十分之一的錢。而且快會由「幾十」,變成不能成幾。

Objection。

回 到元朗,老婆提議到市鎮公園一遊。兩個人躺在那廣闊的草地上,看著那藍天和白雲。聽說西藏天空很藍,但對於我這些類都市人每天沒有太多機會欣賞天空的人來 說,香港晴天的天空也十分美。兩個人扮小學旅行,瞻@些老套加娘的動作拍照。〔如雙手勝利手勢、加牛角、指向天空等等〕真無聊,但很高興。

回到家中,忘於找工作。在勞工處網頁找到一份工,原來是家出面的酒樓請人。再想想,原來酒樓主管是媽媽的朋友,爸爸的親戚,也即是我的親戚。經媽媽打電話人事私底介紹,老婆將於明天見工,更大有可能明天上班。

這份工除了工時長,也屬於閒工,人工也算吸引,而且不用交通費和提供膳食,算不錯的。

老婆大喜,但這是正常反應。通常人就是找到工很高興,當想到要上班有更多問題就開始憂慮了。

飯後,兩個人因為想到了這份工工時長,可能因此而很少見面。兩個人摟在一起大哭。哎...沒用,又哭了,但忍不住。那個場面實太煽情。

老婆睡了,坐在電腦前的我在想,我仍未找到工作。我可不能只讓她去工作。我也知我很難去找工作。

我曾誓神劈願我不會做補習,因為我承繼自Punk和Grunge的血會引致我打小朋友。最後,屈服。登上所有的補習仲介中心網頁登記,是我初步的戰略。而且已經完成。

第二步是再戰馬會以及再戰七仔。第三步是清潔公司,信差,派傳單。

01:47 - Monday, Feb. 10, 2003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