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Year Three should be my final year

Posted on Jan 15, 2003 by Chung-hong Chan

Safari真的改變了整個Opensource世界。

他的出現,令Mozilla Project被群起圍攻,當中包括前Netscape的工程主任。KHTML勝了一仗。

Mozilla project的眾人明白開始自己的問題,這是Safari未出現前Mozilla所意料不到的。

但其實當我們看看Apple develop safari的那一班人,都是寫mozilla大的。如軟件工程經理Don Melton當年是mozilla project的始創者〔Don Melton更去信KDE致謝KDE開發KHTML以及解釋使用KHTML的原因〕,David Hyatt就是用Gecko寫出Chimera的人。

突然想到一個情景:亞視訓練一大堆好藝員,之後跳糟無線。

最後,知道woz原來仍在用OS 9...


考試竟能成旦L渡,要求研訊真的有用。多謝各位老師,我可省回Year four的學費。沒有準備過去考的科目記然最高分。奇。

老 婆的Website開始有人欣賞,為了鼓勵她繼續為Gothic Lolita努力,幫她在圖書館借了點書,讓她知道Gothic Lolita的起源。Vladimir Nabokov的Lolita似乎是必讀。我讀了頭幾個Chapter,嘩,很恐佈。發現原來Stanley Kubrick將此日記拍成電影後已經十分剋制。這本小說看完之後根本沒有可能會令人喜歡lolita,更覺這種事十分可恥,請原諒我的傳統道德主義。

另外,也看了一些有關歌德起源的資料。


覺得自己的日記開始沒趣。

00:29 - Thursday, Jan. 16, 2003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