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3 am-ism

Posted on Dec 2, 2002 by Chung-hong Chan

近期的生活,有點變態,但比起以前,已經是比較健康地變態。

三點主義,不是露三點主義。本來只有「三點」兩個字,但加上「主義」兩事,感覺上似乎專業一些,就像那些日本商品宣傳句語。如甚麼「紀香主義」之類。

晚上十一點睡,三點鬧鐘醒,溫習做末珧策菑w的事情。

有點變態,為的只想做到時間最佳化。日間太多事要做。


幾忙幾忙,幾多東西都做,最終都要做。最終都得做完,只要抱著不逃避的心態。

上 星期五六日趕完一個report。直到放假,也應只剩一個report未做,這個就是Final Year Project的中期報告。不知怎算好,因為FYP停了近一個月,最近才慢慢重開,最多一天也只能做一兩個小時,這個自殺沒有分別。現在的進度比我預計慢 了最少個半月。最慘是,現在要補lab也因為時間不野i而又要將補lab時間向後移。

之前已經被doctor罵,當遞交中期報告,又會再一次捱罵。

現在只好做好自已本份。因為最終都得做完,只要抱著不逃避的心態。

今 天找回AMK的「勁歌金曲大雀局」大碟來聽,因為要給nikita燒一張(希望AMK的現存支流樂隊不要介意,如handmade...因為你們以前的唱 片現在已經太難找。)。九六年的派台作品,縱使我只在當時的903聽過,是「不歸家的女孩」,第二派台作品是「浪漫是你的本性」,也因為鹿鳴春∕假音人重 唱而再次大熱起來。

「不歸家的女孩」講的是當年的「老泥妹」問題,這個問題於六年後的今日現在仍然出現,在數期前同學借我看的一本X利,內容和當年東週的那份專題一樣,可是名字改了,叫做「界仔皇」。

其中一段歌詞是這樣的:

「忿忿不平決心的放任,誰人來關心﹖步向邊緣化解心裡恨,別掉得太深。來讓你知,這不會是永沒了斷的詩,風吹過,又可活過。」

關勁松那有點「騎呢」的嗓音唱出以上的讀白,是叫老泥妹回頭仍未遲。聽著這一段歌詞,發現我也合用。我發現,我是一個「老泥佬」。


沒有甚麼好講,根據三點主義,我現在是時候睡覺。

00:02 - Tuesday, Dec. 03, 2002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