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You gain, You Learn

Posted on Oct 27, 2002 by Chung-hong Chan

西方的男童的第一個教訓是:在第一次自已小便時,在拉褲鏈時,不小心將包皮拉進去,這種感覺是痛不欲生的。多數男童會因為這個經驗,再加上父母教導,而學會穿內褲。

東方的男孩卻不同,他們由於年紀小時比較少穿有拉褲的褲,於是很少有這種經驗。但多數都學會穿內褲,原因是,多數只要父母教導,就會學去穿內褲。

以上兩個例子,目的只是想講述學習的兩種模式,不在於比較東西方人。

西方的一套,是我們現在所說的Active Learning(主動學習)。要pk了,才知道學習是好的。

香港想要有Active learning,就一定要有一個會令人pk的環境。也釵酗H會覺得,現在的教學制度已經夠衰,會考高考乜考物考,還不夠位令學生pk了嗎﹖老實講,不夠!

人權不是每個人天生,而是政治制度所賦予的。請不要用「人權是天生的」去作為「人要有人權」的理由,因為這根本不成理由。

現在每事講人權,老師在一個有壓力的情況下教書,學生在一個受保護的環境下「學習」。又怎會有好學生出來呢﹖

以前有體罰,學生沒做末珝|被打,那有誰會敢不做末牷S就是比錢叫人做,也要有末狴獢C

現在呢﹖沒做末牷S算了吧...

推演到一個社會的層面看,既然一個藝人做錯事,只坐十四天監加二百四小時社會服務令已經叫當頭棒喝的話,就像學生沒做末牷A老師只叫你下次交末狺@樣。

問題是,正如反對體罰的人的論調,每個人天生都有人權,那為何主謀的那個學生沒有交末狾A加上教唆其他人不交末珒N口頭警告,實行的那個卻要被打到屎眼開花﹖


昨晚到上環大笪地打碟,誠然,不是一個快樂的經驗。

不 停因為其他商戶的投訴而將音量一再減小(有人甚至過來罵我,說耳仔好痛!一方面大笪地的職員叫我播大聲一點吸引多點人來看,另一方面又有另一些職員∕商戶 過來投訴∕罵,那我應怎辦﹖);paralist只要播新歌就開心起來,對一些好聽的舊歌卻沒甚反應。最後下起雨,病中的女友很不舒服。很老實說,我已經 投入不到其他paralist跳para para所謂高興的那種感覺,只覺得疲倦,乏力,無助。

網上藝人arnold fang出碟,碟名痛快人生,我有份參與制作其中一首歌的前奏,可惜沒有錢買碟,我自已都未聽過效果。始終,musicians support muscians,始終都要自已拿錢去支持的。Arnold!到我買了你的碟,才找你簽個名吧!

另一網上音樂人jerks一首歌叫做para harbour(趴拿哈巴...狗),這首歌令我和女友一起重新思考,para para的意義。今次的打碟經驗,更令我重新思想此曲的幾句歌詞:

「企高就拜 mau低就踩 para para para跳完真係high?」

正如朋友K說,難道para生命真的會有完結的一天﹖

也部A我是會的。我仍然enjoy和幾個朋友跳兩跳,這也無傷大雅,反而幾好玩。但說到群體的para,對不起,受不了。


女友的病,進展緩慢。

00:11 - Monday, Oct. 28, 2002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