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Love Love Revolution

Posted on Jun 8, 2002 by Chung-hong Chan

三點半,回家。

終於等到考試成續!只能用勁來形容,死無...全C!不用Reexam,不用Retake,謝天謝地,成旦L骨。

今 天和女友行元朗,這是她第二次行元朗。她已經變成了一個popteen了,哈哈。我看到街上已經有很多報紙檔有中文版popteen賣,如果大家對日本 fashion有興趣,又或者前para para allstars成員,現職Cyber DNa成員工藤友美有興趣,都可買來一看。而我,卻不會喜歡看。

行經元朗某老套唱片店,即是賣粵曲那種,看到有一餅大陸出版的Para Para影碟。十五元,把心一橫,兩個人決定買來看,更迅速走到一間網吧觀看。老實說,是買來笑的。

有 一個毛茸茸的麻甩和一個典型廿零歲表姐教跳。明顯兩人十分不專業,跳錯就常有,嚴重甩Beat,Style也很怪,動作僵硬,有些地方更明顯地是因為他們 未能理解原版舞步而「是但」跳。他們跳的有三首歌,其中兩首都比較易,但都跳成這個樣子,那兩首是:Night of fire(Twinstars 99 Version)和Speedway(Twinstars Version)。另一首是Para Para Sakura,這首我不作評論。亦都「無帊搹n氣」。

將女友安置在元朗,我到醫院採望姐姐,病情仍然沒有好轉。醫護人員的態度不好,有時好寸!將Pez糖給她,我知道她在這個時期都不太想吃糖。只希望她見到那個得意的公仔會開心一點,又或者有親朋戚友到來探病時,可以打開史諾比的頭給人一粒糖。

回 到元朗,接走女友。兩個人突然發瘋,很想玩跳舞機。是數年前好流行,現在沒有 人玩四個箭咀那種。就連Para Para機都沒有人而大量回收,更難想像香港到底還有多少部Dance Dance Revolution。最後瘋到故意乘車到尖沙咀玩,年青人總有這種瘋狂的魄力。

很好玩。猶記得以前可以連玩廿局Maniac(綠腳),都不累。現在玩數局最易那種都很累。突然好想跳Maniac的Kick the Can和Eat You Up。一大堆箭咀,還要次次都有半拍,好玩。

04:04 - Sunday, Jun. 09, 2002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