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8964

Posted on Jun 3, 2002 by Chung-hong Chan

今日原本想寫的題目係「論迷信」,但今天的突發事件,令我想再講講別的話題。

我覺得我自已對某醫院地型的熟稔程度,甚至比理工大學更甚。因為,我又要到醫院一遊了。慣例,都不是我入院,而係家人。

在急症室等候是一個考驗。當一個傷風感冒病人可以得到半緊急症(等候時間六十分鐘),而一個傷到腰神經下半身不能活動的病人卻只拿非緊急症(等候時間二百一十分鐘!),可見這真是一個考驗,好人都等到變病人。我不是病人,等了三小時都覺得極頭痛。

當 急症室變成街症室一樣,我看得到很多人都是扮病的。由其是我看到一班等看急症的學生妹,在急症室玩,比我更加精神!甚至可以打電話給其他同學扮病情嚴重。 看得出她們是扮病逃學騙免費醫生紙!偷看到她們手持的病症紙,原來是「經痛」!集體經痛!幾假!就算真係經痛,一粒panadol便可。可見急症室被香港 人濫用的程度!

在急症室看到幾個危殆的急症,以及兩個自殺的急症。哎!香港是否真的是一個悲情的城市?

八九年的今天北京是一個悲情城市,那裡那天不再聽到在呼號的人。

同一個國家的一個城市,今天充滿悲情,悲的不是國家腐敗,而是景氣不佳。彷彿,在空氣中會嗅到激發人去死亡的氣息。我們更加要學到的是自強。

nikitac在icq和我說:「人窮未必志短」。無錯,人窮更應學會物質生活的虛幻,人文生活的可貴。珍惜一切不用花你太多錢的東西:知識、家人、伴侶等等。

每早起床,發現自已健健康康的,縱使會有一切壞事同時存在,但生存仍是一件美事。

在此,也哀悼八九六四的死難者。事件已經十三年,仍是都要向天長嘯:「何處招魂?」

01:11 - Tuesday, Jun. 04, 2002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