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o, I will be poor forever and ever...

Posted on May 31, 2002 by Chung-hong Chan

今天final year project開工,其實只是循例「照照肺」而已。未正或出field又或者入實驗室做事。我做的project,是看看大埔滘森林中的泥土裡面不同真菌 的數量。講真,書未看完,我連真菌是甚麼,大埔滘森林在那裡仍未知道,這樣子就開始最終只會失敗了吧。於是,我這幾天要看多幾錢書,之後再與一些人談談怎 樣做。

今日在那個閉門的「照肺」大會中,教授這樣說:「我們給你們的project,很多人都做過。總有人會問你為何這麼多人做過為何你還 會去做。這不用感到shameful。只要你convince到自已去做便可以了。畢竟,別人做過,但你自已沒有做過。我們aim at的不是一些很高的東西,加上時間有限。」

這一番話總令我想到另一存在主義者沙特(Jean Paul Saetre 1905-1980)的說法。他指出黑格爾等人總是想找出一個「終極的人生意義」,那種意義是放諸四海的人皆準的。可是沙特覺得我們要做的不是要去找全人 類的終極人生意義,而是用自已的生命去找出合用於自已的人生意義。

我aim at的都不是很高的東西,不是要摘取雷米金杯,不是要做億萬富豪,我只要找到合用於自已的人生意義,我就死而無撼了。

也因此,我一生都會是一個死窮鬼!

01:31 - Saturday, Jun. 01, 2002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