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Dread

Posted on Mar 10, 2002 by Chung-hong Chan

其實對星座這個話題,我已經沒有甚麼可以發表。這個話題在我的留言冊中引起了很多不必要的紛爭。

我只想以以下三點總結我對星座的看法。

A:我不太信星座。因為信不信星座,我們都是這樣子生活。我的生活方式很簡單,我要知道一個人的性格,我會選擇細心留意別人的生活方法,又或者此人的言談舉止。這個方法在我來說似乎比較好。

B:我不會排斥信星座的人,也即是我不是反星座。另外,我不會認為相信星座為迷信。我沒有質疑過星座的準確性(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唯一質疑的只是星座影響人的性格其背後的機制。而我的假設的原意也是建基於此質疑。

C:我發表我的假設之原意沒有批評星座的意思,純粹為了搞笑,扮科學而已。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個職業病,就是喜歡在不應講科學的時間講科學。這個理論很有可能不正確。因為我未經證實。就當是一則笑料便算了,無必要太認真。

總之,希望大家能夠以和為貴。我為我的不當言論道歉,這是我的錯。

02:00 - Monday, Mar. 11, 2002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