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ecret Passion

Posted on Dec 31, 2001 by Chung-hong Chan

To you,

妳好,我很瘋的,接近每天都會很無謂地更新我ICQ List上每個人的ICQ Info,可能這個是一種免費的娛樂吧。妳的上一個Info很久都沒有更新,今日元旦日卻更新了。看了,的確有點東西想說。我知道我們二人都不想再見到我的長篇大論,故我會盡量簡短。快,易看,少Term少拋書包少遊花園少故事少廢話是今次這個回應我想做到的目標。

我想這個Info是對我說的了吧。假如再一次錯誤地對號入座的話,我先行道歉,而妳亦可以不再看以下的內容,妳當有個瘋子發瘋算了。

縱使我曾經期望過回頭這一個神跡的出現,但這個由始至終也只是一個神跡了吧。其實這事件是神跡的我也心服口服,因為其實妳說得沒錯,我們思想之間是有所差異,不是一種互補性的差異,而是一種對立性的差異。在以前的解釋信件中我老是對這種本性上為對立性的差異說成互補性,甚至認為這種差異是應該有的,這根本就是不理事實荒謬絕倫的瘋語。

到現在我已經不會再期望任何是會發生。既然一般朋友存在對立性的思想差異都能夠引致絕交,更何況一對愛侶呢﹖

事件發生了,經過半年冷靜後,我亦知道,我們的關係仍是膠著了。縱使我們口中說,我們仍可是朋友,但我們似乎不算是朋友。當然朋友也有分好多種,假如妳認為我們現在是朋友的話,我可不認同。最少我不太想見到妳,問題只是怕我們再見面會「面左左」而已。我絕對不是討厭妳,這個我是要說明清楚的。我只是不喜歡我們再見面時所出現的後果而已。

其實很簡單,只要我們不要再回首以前的那兩段關係,重頭來過,又或者由中六那年開始再來過,便可以了。但要做到又談何容易呢﹖

時間過了就是過了,我們的面容身份思想也隨時間有所轉變,沒有可能我們可以時光倒流再改變結果的。

縱使我已經失去了作為我深愛的人的妳,但我卻不想失去作為我的好友的妳。我拙於處理人際關係,故現在我兩者也失去了,但我想,我終會想到方法的。

也閉Y天我們再在街角相遇,我們點點頭,寒喧問候一下也是一種方法,總好過像陌生人般。

又或者有天當我們真的想通了,相約出來喝杯茶,談談政治電影音樂這些悶人的題材吧。

無論如何,新一年我祝妳零煩惱,生生不息,生氣蓬勃。沒錯,我仍是一個老套怪。

本來說過長話短說,但最終都是長篇大論,我真是失敗。

Chainsaw Riot a/k/a/ Bryan a/k/a/ 妳叫慣的Nikki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