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Celebrate, Redicate, this Anniversary #2

Posted on Dec 28, 2001 by Chung-hong Chan

音樂#2

上回說過我以電鋸暴民名義在二零零一年的搞作。

今年去了很的非主流音樂會。最大的一個是台灣閃靈無政府的演唱會。現場有一班「靚仔」搞亂擋,令這之活動蒙上陰影。

另一次是在城大圓形廣場的「內有樂Band」,這個Show是我第一次和前度女朋友看的樂隊表演。但最後因為下雨而腰斬了。(我和她的關係也在同一日開始腰斬了!這要留待下一集大事回顧再說。)之後發生的是補飛的「再有樂Band」,加入了另外幾隊Band,但今次卻只有我一個人去了。當晚departing cross的表現極為出色。

還有一個是Circle大碟推出的慶祝演唱會。

Para Para舞在今年曾經大熱一時,但最後都回歸平淡。

我第一次接觸和第一次跳Para Para在去年十月,當Para Para遊戲機在尖沙咀金星作location test時跳了三四次,最常跳的歌當時是Try me。

日後,我停跳了一排,因為要考試。新年時期都沒有怎麼跳,新年後這部機推出了第二集,我當時跳了很多次。數也數不清。

當時識得跳的歌不多,很多時要靠第二話新加的「Para講」弁遄A才能夠學識跳一首歌。第一首靠此學識的歌曲是One night in arabia。之後也不是學了很多的歌,直到我的朋友小白買了一餅翻版的Para Para Paradise第一集的VCD。由這時開始在家練習的路開始了。後來Avex見Para Para開始受歡迎,於是在港推出Para Para Paradise的正版VCD,我第一張買的是第二集。當時覺得很正。

之後買了第三集,這一隻推出時是Para Para被炒得最熱之時,當時又正好考完試,花了很多時間去學歌。

第四集推出前,Para Para Allstars曾到港宣傳,但我沒有到場看她們表演。

第四集中也因此有香港取景的部份。第四集的VCD在港推出,而舊的三集又以DVD再版,我又買了一套DVD。得到DVD後,學歌的速度大增,因為DVD有鏡像反轉的弁遄C這個時候識得跳的歌應有一百首。香港的Para Para會在文化的教學被趕,移師到西九龍,最終都是停了下來。

下半年,Para Para終歸平淡,Avex也悄悄推出第四集的DVD版。之後推出的是J Euro。

J Euro推出後,Para Para會用錢租了文化中心的兩晚,搞了一個一週年教學紀念晚會。兩次都有出席,人數一次比一次少。頭一次請來了日本的TMD來港表演。當晚更有明報週刊的記者註場,我被他們訪問了。

一星期,我的玉照和訪問在明報週刊出現!

在十二月頭Avex香港推出Para Para Paradise 5的VCD。

聖誕期間我參加了Para Para報佳音活動。

記到今年出現在其他媒體,今年除了出現在台灣搖滾客和明報週刊之外,也曾兩次出現在音樂殖民地(第一次是由Sin:Ned介紹網上藝人,另一次是黑暗時代推出之時),另一次是接受網上音樂雜誌Musvie訪問。


覺得媽媽很偉大。以前我入醫院,姐姐入醫院,祖母入醫院甚至經已過身的外祖母入醫院,她都很照顧我們,每次她都會煲湯煮飯給我們吃。但現在她入了醫會,我們卻沒有一個人煲湯給她喝。開始覺得我們很沒用!
我們其實應該明白何謂感恩。看過Eddie兄的這篇日記更明白這一點。

每個人腦裡都有一個計算系統,計算每個人在你心目中的價值。可能天性使然,我們總覺得別人對你好是應份的,故別人為你好時,他在你心目中印像可能只會是正一。但當他一次對你不好,你卻將這個印像減到負九。我們每天就是活在這個很自私的系統當中。我也開始反思,有時我對我母親都有微言,是不是我忘記了她對我的恩呢﹖
中學時期學校發明了一個賞罰系統:責任制。這個我相信是我見過所有學校中最開明的系統。你犯了過失,學校會要求你為學校∕社會服務去將斥伄L。不會像其他學校般,你犯了錯,你就是有過,大過就即是被判死刑!我不相信每個人都是存心去犯錯的,責任制的精神不是姑息犯錯的人,而是透過為服務來令犯錯者反思,以及供犯錯者一個知錯重生的機會。
我想現在我是時候為以前對媽媽有所微言的過,透過責任制去彌補過失。
我也發現原來爸爸是一個很好的丈夫。妻子入醫院,他會請假整天相隨!
一個這樣有人情味的家,夫復何求﹖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