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Night Clubbin' 2

Posted on Dec 24, 2001 by Chung-hong Chan

在未開始講昨晚的行程之前,先想講一個不好笑的Hacker式文字笑話。

你知不知道GNU這個公眾牌照的全名是甚麼﹖

GNU = GNU Not Unix。但這個解釋中又有GNU一字,再解便是GNU not Unix not Unix,一直解下去GNU not unix not unix not unix not unix...真到永遠。假如大家對培基(Basic)等等電腦語言有點認識,這是用到一個叫Decleration loop的技巧。寫成Basic碼應是:

10 G = G+1
20 Print G
30 goto 10

這樣便會在畫面顯示1至無限大的所有數值。(我的電腦語言能力經過多年沒用已經嚴重倒退!)可是電腦有記憶體容量,當記憶體都被1至無限大之間的數值填滿時,就會出現Memory Overflown,程式便會停下來。所以根本沒有可能到達無限大。

人的腦何不是一樣,我們沒有可能將我們的腦用到極致。我們的腦到它十巴仙的能力經已出現Memory Overflown。人腦和電腦的另一雷同,人的腦的記憶有「記憶衰退」的機制去防止Memory Overflown的出現。電腦卻有「記憶體管理程式」去將資料間歇性由硬碟讀到記憶體,再將沒用的資料由記憶體中刪去。

有人問,電腦和人腦的記憶到底怎比高下。

我的理解如下:

人腦沒有硬碟機,卻有有如電腦硬碟盤大的記憶體。電腦有硬盤,但記憶體比人腦細。記憶體的記憶週期亦比人腦短。但有硬盤補充這個缺點。

廢話完畢,大家已經悶死。

但其實上文和下文是有點點關係的。

昨晚參加了某大網上新聞組搞的「Para Para報佳音」表演,十多二十人參加,地點是中環皇后像廣場。時間是大約七時開始。我昨晚的主要工作就是不停地跳Para Para,一直至十二點。真的很恐佈,我絕未試過這樣Hardcore地跳五個小時的Para Para。幸好中段有一段Para Para教學時間,可以休息一會。但跳幾小時的Para Para真的很累呢。當晚播了很多很多的歌,我想有過二百首。很多都不懂跳,我只在跟。但反而比較舊的歌,我卻懂跳,甚至有時得我一個人跳,大家跟我!反而新的歌曲我跟著跳現在已經記下來,沒有太多時間學的PPP5現在真的記下有十多首。

五小時的跳,跳到身也快破了。

帶著疲敝的身驅回家。除鞋子時,看著那雙Aidas第一雙出產的藍色滑版鞋在伴我走了年多的路和十多二十次的Para Para Meeting之後,鞋底已經「蝕晒」,前後左右上下又有很多膠粒在不規則的切口下飛脫了。很久之前想買另一雙鞋了(家中只有四雙鞋子:這一雙,一雙有點破的工業鞋,一雙拖鞋和一雙做工用的水靴。)但看著這雙飽經風傷的鞋子,濫情的我竟然不捨得遺棄它…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我的房間才會充滿垃圾。

現在仍然很累,就趁今天聖誕日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又要趕那拖欠雜誌社日久的樂評了。

昨天沒有公佈SEB,現在補發:

24/12

1. Solid Gold / Dusty

原因:夠型

2. Onto the Beat of my Bang Bang! / Niko

原因:夠型

3. Wheels of fire / Dave Rodgers

原因:夠型

4. Night Clubbin'/Matt Land

原因:夠型

5. Mission to Toyko/Mako

原因:夠型

6. Take My Breathe Away / Ace

原因:夠型

7. Space Love / Fastway

原因:夠型

8. Samurai / Jimmy Bravo

原因:夠型

9. Dance in the fire / Mad Max

原因:夠型

10. Burning Love/D-Essex

原因:夠型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