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遠東政治

Posted on Dec 28, 2007 by Chung-hong Chan

貝娜齊爾被殺,我不是沈旭輝,在香港這個信奉專家學者的地方,我的評論一定不專業。
不要再談那些集體選爛蘋果,又或者希特拉都會民選的之類的說法,這是倒果為因。單單說民主本身就是絕對權力的制衡;民主制度也是最和平的政權轉換制度,這一點已經是實行民主政制的最有力原因。就算最支持雙普選的生果日報,都不會說推雙普選的原因,反對雙普選人仕又會話「經濟穩定壓倒一切」這個似是而非的原因,因為香港民主運動已經「進化」到只是一場時間表的討論,而不是原因、內容、實行方法的討論。中國五千年來,政府的交接,除了遠古時代的「禪讓」制度,推翻世襲皇朝的唯一方法只有一個字,是「殺」。姓劉的殺姓項、姓曹的殺姓劉、姓司馬的殺姓曹...
擁有絕對權力的極權主義者,也未必一定要靠殺戮去保住權力。現在社會還要殺,已經相當不文明。美國反共反卡斯特羅,派 CIA 到玻利維亞搜捕向危地馬拉、古巴和剛果輸出共產革命的遊擊隊領袖哲古華拉。 CIA 將哲古華拉捉來,並將之送交玻利維亞政府處死。哲古華拉一死,即成全世界反美、反建制年青人仕的革命英雄,是西方霸權主義之下的烈士,掀起一陣左翼浪潮。這簡直是和美國原意背道而馳。
普京強硬,是對外強硬。他和他的先師葉利欽仍然將俄共和久加諾夫留下來,還有那個蘇聯前總統戈爾巴喬夫。這些前朝餘黨,在鬼打鬼的政治國度是該殺的。可是普京的政策是將他們留下來,沒有大權的人殺來無用。反而將這些政治組織邊緣化,半民主化的社會市民自會作出選擇,這些被邊緣化的政團只會淪為少數人支持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對黨。極權政府的管治威信,從此而來。
為了怕這個女人當選,鬼打鬼將這個女人殺死,勿論這是何人的意旨,這肯定是儒夫所為。那個女的,只會顯得更為剛烈,成為反對派團結的理由。巴國的反對派不像大部份香港支持民主派的人仕,認為香港民主只是走上街行下甚至不行,只需要議員說三道四就可以廉價爭取。巴國的反對派支持者係可以出來搞暴動的。要是我係巴基斯坦當權人仕,這個女人,根本就不該殺,甚至應該與她組聯合政府,令反對派支持者歸順軍政府,再大搞對外政策對付 arch-rival 親美的印度。要是反印度有成果,成果只歸軍政府,而不是講和平民主的貝娜齊爾。像董建華悶死陳方安生那樣,慢慢將她邊緣化,最後她只淪為一些如國會議員之類的小角色,不足為患。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