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Easy to burn out, Easy to get hurt, Easy to get bored

Posted on Nov 24, 2007 by Chung-hong Chan

由於連日寫區選及統計學,雖然有人喜歡,但也有人叫悶,只好又暫時停停。
有時有些東西,真的要互相體諒,互相了解。好像今次區選大勝的民建聯,前期突然好關注天水圍,甚至曾經派過一個商人蔣麗芸去天水圍住一個星期。我不理這是不是做秀,最少她行出一步對討論的事情有所理解,最少與人討論都可以大聲一點。
早幾日看到大易報報道,教育學院在校園內搞 PS 3 展銷會,「嚴重損害教院形像」。就因為這樣的展銷會,賣的是遊戲機,標的人物是道德品行要求高尚的未來教師。文章本就是想打大學未來教師公然打機,但為了政治正確,故改罵學生打機吵,而不是打機本身。可是從行文得知,根本針對的是打機行為本身。況且,有該學院的人切身處地走過,說根本不吵。如寫文的人有去理解,亦知道教育學院有將課室借給毅進課程,他們如何肯定那些報稱打機叫囂的「準教師」不是毅進學生?毓民說得對,別國有料記者一星期只會用心做好一個故事。香港的一天幾個故事,每個都做得不用心。
大學生是給學費去讀書,未來是要還 Grant loan 的,可是做每一件事都要被這些家長傳媒監察。好好讀書,又話不關心社會。關心社會時事,甚至去為公義抗爭,又話不好好讀書。
這種兩代每事管、每事對立的風氣,久而久之出現的是兩代不信任。今天就發生了這樣的一件事:有個小朋友掉落水池,有另一個小朋友看到,告知大人求助。大人不信當講大話。大人有沒有切身處地想過呢?為甚麼一個小朋友要去騙你有人遇溺?大人事事講著數,有沒有想過就算小朋友講大話,對小朋友有何著數?就算是這樣的話,救人如此大是大非事情,未清楚是真話大話都理應都去看看吧。斷然肯定小朋友講大話而不予施救,這是大人沒有想過去諒解下一代。就像政府某些官員,可能平身都不會踏足天水圍,天水圍居民說他們很慘,那些官員不願諒解,只在說天水圍前景好得很。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