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Hardcore

Posted on Nov 4, 2007 by Chung-hong Chan

方向日報將兄搞妹案致妹懷孕產子案的責任推卻於最簡單的那一個 Target ,叫做咸碟。邏輯與早前將風化案入晒 Nike 數的周小姐一樣。
文中有提到香港的性教育落後,流於像人類生物學的表面,這個想法是比較有建設性。試想想如果有萌光之流基基,說性本善這個人類生物學及社會學高尚學術節目要到廿三點後鐘才能在電視播放,香港的性教育如何不落後。
色情資訊氾濫是資訊發達之下近乎不可擺脫的結果,揮不去、擋不了。一個人如何的去面對接觸色情資訊後出現的性慾,是現在任何一種象牙塔消毒文字加學術性人類生物學加社會倫理學形式包裝的港式性教育所不會敢去跨越的一條界線。我想問問,除了報紙法庭版之後,你有幾何從香港傳媒聽到「手淫」、「自慰」這些字眼。由其是電視,我好像做了廿幾年人都未聽過。中學至大學教育,老師不會講手淫是甚麼。我們的傳統想法是,面對色情資訊後出現的性慾,而對的方法是 x 。x = 是不知道的或不敢講。原因好簡單,傳統基要派勢力仍然覺得我們應該禁慾,而不是去偷看色情資訊後自慰。講了處理慾火的方法,是會得罪在香港有明顯特權的基要派。這也是時至今日,他們仍要講自慰傷身。他們更刻意要我們為自慰而感到罪咎。我估計蔡志森都有自慰的習慣,因為蔡生貴為曾特區政府淫審委員,日看不少三仔四仔,當他看完吉澤明步之後,他會怎樣處理那一團火?虛偽的意義,就是自己一邊在享受,另一邊禁止人做。基要派的唯一解釋方法是壓抑。吳敏倫早說過,長久抑壓對某些人會造成傷害,甚至令人做出犯罪的性行為。 ((Ng. M.L (1995) Human Sexual Response, Family Life education : Handbooks for teachers (2nd ed) The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自慰是從性成熟到結婚之前唯一合法的、不違背倫理道德並合乎性衛生的滿足性慾的方式,我們應該正確地對待它,有節制地自我滿足性的欲望」 ((邱鴻鐘教授 2006年)) ,不知怎的,會變成好 Hardcore ,其實根本你我都知道,只是你我都不願去講。你我都不願去講,得出的結果就是社會悲劇,例如那案例,青少年不會處理性慾,去強姦姐妹、街上的人。這是我不想見到的。性,是享受的,不是悲劇。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