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F小說:無題《第三回》

Posted on Jul 4, 2007 by Chung-hong Chan

「明康,」那個叫張醫生的人故意省略去姓氏,扮作熟稔,也許是看見伍明康一臉茫然「今天你第一天上班,我們會安排你做一點數據分析的工作。」
可是,伍明康未有因為知道工作性質而感到安逸,反而想到這個初見面的人為何要和他扮熟?為何在這個商業社會,還有百痴在做屬於基本科學的解剖學研究?雖然有這一大批的問號困擾低下,他好歹要給些回應,除了「嗯」之外,他想不出其他。
這家「軍方解剖實驗室」,除了一張辦公桌、一台電腦及一張殘舊的手術台之外,根本空無一物。這個交待工作性質的會面,理應在主管的辦公室。他們倆卻只生硬地站在手術台旁邊進行。
伍明康覺得那個手術台,似進行過一些軍方可怕的解剖實驗。可能是測試VX毒氣對囚犯肺部的影響,又或是解剖羅茲威爾外星人。「軍方」這兩個字,實在令人狐疑。是代表英軍還是解放軍?
「對了,我忘了說明。」那個不像醫生的主管繼說「這裡雖然說是軍方,但其實我們只在為解放軍賺取經費。這不會進行解剖學實驗,我們只會幫藥廠試藥賺錢。這個醫院根本不會醫人,有錢的都到私家醫院醫病。沒錢的,唯有參加在這個醫院進行的臨床藥物研究。這些是現正進行的臨床研究。你將要負責分析這所有研究的數據。」他從手術桌旁邊的辦公桌拿來一份三頁紙的列表,交給伍明康。
伍明康看看那個列表,全部都是藥廠贊助的臨床研究。列表上很多的醫學術語他看不懂,他猛力地回憶大學讀過的一科叫做「臨床實驗設計」讀過的東西。但他想到的,是那個教他臨床實驗設計的教授,數月前雙料自殺(墮樓加服藥)的新聞。他還登上頭條,因為這位教授墮樓後分成三份,某報更加用他赤裸的下一半作為頭版相片。
在清除這些圖像記憶之後,他的學識開始浮現。臨床藥物研究主要分為五期,分別是零期至四期。第零期是藥物經過動物測試後,首次用人體試藥。目的是測試藥物的安全性,參加人數多數只有十人以下,而且服用劑量會比預計用作治病的量低。緊接的第一期是更大型的人體測試,目的同樣是測試藥物的安全性,但參加者服用實驗藥物時間更長。伍明康回來起那個切開三份的雙料自殺教授說過,安全性只是一個好聽的說法,根本這些新藥就不會安全。藥廠有興趣的只是安全反面的毒性和副作用資料。第二期研究才首次測試藥物的療效。新藥物研發過程當中,最常會在第二期失敗,因為第二期研究的結果,時常會發現新藥物對疾病根本亳無效果。要是藥物對疾病有功效,就會進入第三期。第三期又多數會分開A和B,A是新藥物對比安慰劑(Placebo)的療效,那個分成三份的教授說安慰劑是說得好聽點的假藥,裡面是沒有藥物成份的。B是新藥物對比現有藥物的療效。這些第三期研究是設計成隨機對照研究,即是病者會隨機分派接受新藥物或另一種,有些時候病者甚至不知道他們服用了那種藥物。藥廠只要掌握到新藥物的第三期療效證據,就可向美國藥物及食物管理局申請成為合法藥物,開始他們的新藥印銀紙工程。第四期研究,多數是藥物在街賣後,對比其他藥廠的同類產品的療效。美其名是監察藥物上市之後的安全性,其實數據是用作搞廣告,以數據撼低其他藥廠的產品。在伍明康手頭上的這個列表,最少九成的研究項目是第一期和第二期。這裡的病人試藥,只僅比白老鼠安全一點。
「來吧!」張醫生指指電腦,是一台使用Ubuntu Linux的機器「這些是研究數據。你按照列表第三頁的要求將數字分析好。今天下午吧,會有Fedex的員工來收集結果送給藥廠。你將分析好的數據列印一份,交給他們就可以了。這兩個月你的工作都會是這樣。」但伍明康仍埋首於研究列表上令他有興趣的項目,例如用一個不知名化學名稱的藥物治療女性性冷感的研究,那不就是春藥嗎?
「那我可不管你,我想你會好好的幹這份工作的。」醫生續說,他也下意識地觸摸額頭上的一條疤痕,似乎對這個新請來的員工有點不悅。他打開門就離開了,這個名為「軍方解剖實驗室」的房間只淨下伍明康一個人。
伍明康終於知道這份工只會用他的老本行技術掙錢,而且皮膚黝黑的醫生離開了,他獨處反而感到很快慰。他坐在電腦前,開始寫著他已經年多沒有寫過的程式碼,指令電腦分析那龐大數據庫內的資料。他自覺一個人在進行鋼琴獨奏表演,可很久沒有試過這種飄然的感覺了,可惜的是沒有觀眾,沒有掌聲。以前他主要是教授學生寫程式分析數據的,是一種專門用作統計分析的R語言專家。每次上課他感覺自己是一個天才,學生只是透過看他的程式編寫表演參透這種技術。他感到虛榮,雖然他討厭極那些只會吃喝玩樂的大學生。伍明康常常和同系另一名綽號叫做「雨人」的助教吵架,因為這個「雨人」最看不起電腦程式,他常常向人表演其極速的心算技能。伍明康每次看到這個「雨人」表演就想吐,而且恨不得這個人早死。現在他勝出了,他比「雨人」長命,因為「雨人」被中大辭退後上吊死了。
正當他執行精心編寫的程式時,他重看了一次數據庫的數據,他看到數據有點古怪,但又一時說不出來。
< 第三回完>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