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Unless you live hardcore

Posted on May 12, 2007 by Chung-hong Chan

昨晚趕頭趕命趕回理工搞Transcript。(類似成績表的東西。C大要理大直接送過去的Transcript才算真品)那Office 19:00收工,我到達時已經18:51,職員正在食晚飯。
看Stat blog說起這個研究。要是女孩子改一個Feminine名稱,例如伊莎貝拉(Isabella),她明顯地少會去讀科學及數學。如果改一個中性名稱,例如雅麗絲(Alex),讀科學及數學的機會較高。而改一些非傳統的英文名,例如有標點的那些,成續會顯著較差。
另一半的老媽熱衷姓名學,她們全家人都不停的改名。另一半的名稱好似改變過三次。我完全反對姓名學,但從「改名改命運」的想法去想,其實是我們對一個姓名有一定的Expectation,影響了自身對自己的認同;別人對有這個名的人仕的Expectation,而影響對這個人的態度;還有就是名稱反映改名的人的精神背景。我認為不是某某名字有甚麼魔法會改變人的運程和性格,以筆劃劃數或欠金欠水分析是由其的偽科學。
例如現在有個父母將兒子仍改名譚詠麟、郭富城,已經反映了其父母可能是明星Fans,故此他們「可能」(Copy and paste十次: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會迷偶像,疏忽教導。而將兒子改名「陳杓濠」的,由於名稱很有風水術士斧鑿痕跡,反映其父母「可能」(再Copy and paste十次: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信奉風水迷信,會影響其子女。要是同樣讀音的「陳卓豪」,所反映的家庭背景就「可能」(又再Copy and paste十次: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可能)很不一樣。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