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she、書、輸

Posted on Jun 29, 2006 by Chung-hong Chan

最近和白先勇一樣,患了文化饑餓症。
早一排另一半在看「龍櫻」這一套日劇,除了阿部寬及制服少女之外,無乜印像。阿部寬說,為何有些人一生都被欺壓?因為這些人沒有知識,被人欺騙。例如合約條文,是聰明人用來欺壓人的工具。
沒有知識,就是被人騙。雖然我現在讀的書和我的工作無關,例如最近讀的The world is flat和Collapse其實都只能為這個日誌加一點「懶有野」的討論,但這此都是知識。當一個人連知識都不願去吸收,就注定要被人騙。
最近想,如果我的寫文及數據分析的才華真的因為這份工而被荒廢掉,是多麼的可惜。於是乎最近有點想一個人寫文、一個人分析數據,One man band寫篇文去期刊,試試沒有醫生Endorse之下會死成如何。有點想用筆文投文,可是醫學期刊不接受筆名。數據方面,由於我實在對我現在工作地點專注的富人病沒有興趣,而且我也沒有可能在Clinical收集數據。我會轉到一個十分奇怪荒誕,走向反抗現時的醫學研究發表傳統的方向發展。路是難行,但總叫有市場。
昨晚聽到男人之苦的一句對白。李成昌和劉從仁說,我們這些人沙紙都無張,只有人脈。人脈都沒有,就即是甚麼都沒有。我都是沒有一張沙紙,自問三年過後都仍會是沒有一張沙紙。三年過後,Resume只多了一項Working Experience,是沒有Academic output的,是多麼的核突。搏一搏,將Toy Project發展成一項獨立的研究。我知道這個研究如果我在求其一間大學做最少會有一個MPhil,可惜我沒有MPhil的入場費。
- - -
其實我的新工,已經不叫新工了。已經做了三個幾月,蜜用期一早過了。現在開始很難捱。我很清楚只要捱得過3-12個月這一個艱難期,我就可以繼續在這個Ecosystem中做最低層的那一條綠草。(雖然仍未知12個月後有沒有可能續約)上一份工這幾個月很難捱,幸好上一任僱主很睇得起我,尚叫捱得過。
現在,要我自己睇得起自己。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