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馬鐵

Posted on May 12, 2006 by Chung-hong Chan

昨晚回元朗慶祝老媽節。
我首次從可樂廠醫院行到馬鐵第一城站,乘了第一次的馬鐵到大圍,再經東鐵到上水回元朗。
想起馬鞍山我只會想起盟友Ed,以及曾經錯誤地對馬鞍山和將軍澳劃上等號,其實兩者是相差十九萬里。
各個馬鐵站都令我想起一些傳奇,例如可樂廠醫院所在地沙田第一城,我會想起無線已歿小生鍾保羅在一九八九年在第一城幹的那回事。那個帶有濃厚七八十年代知識份子高等華人感覺的「英譯中文名」,也許你的Uncle, Auntie會有一兩個華裔的陳約翰、李瑪莉、張蘇珊、黃彼德、何安娜。那個保羅,曾經和陳百強及張國榮拍過一套電影叫做「失業生」。三位主角都仙遊了,假如失業生在電視重播的話,或者會被觀眾投訴。
由沙田回到上水,也只是六塊錢,田北辰好野。馬鐵很西鐵,很新很現代化,沒有東鐵那種無論怎樣翻新都不新淨的感覺。部份因為我常常見到東鐵乘客不太文明地坐地下。
今早由元朗上班,從大生圍步行出錦繡,乘車到上水站,再搭東鐵/馬鐵到第一城,車費只需十多塊,比搭巴士的方案平七八元。我想我是世上首個讚香港地長途車費便宜的人。
有不少人會將新的鐵路命名為廢鐵,輕鐵、西鐵和馬鐵都曾經被稱為廢鐵。也許這一刻,他們的使用量都未及地鐵東鐵,而我也喜歡乘巴士,但我是支持香港鐵路化。就算建成少人乘搭,也可屬好事。
過度投資交通網路可以是好事。因為過度投資之後,建成了的東西,是不會被移走的。我們今天有百幾蚊的寬頻用、幾毫子一分鐘的IDD。原因是dot-com泡沫時有太多科技start up公司架設了超多的海底光纖,以為這是發達的方法。怎料科技泡沫一爆,這些Start up公司同時倒閉,這些已經建好的海底光纖,維護成本超高。但倒閉是不會將這些光纖帶落棺材,只好以超平價賣給另一些公司維護。這些公司獲得光纖網路成本低,即時完整取代傳統的長途銅芯線網路(注意:由海底光纖到你家的那一段,絕大部份仍然使用由PCCW所提供的銅芯線電話網路,可說是一大bottleneck),這些以往高價的寬頻IDD,也得以平民化。也別說這些光纖網路為我們的娛樂、通訊、科技所帶來的效益。
這些鐵路如果可以有如光纖般,可能今天他們是廢鐵,可能明天它們是經濟發展的火車頭。由其是當我見到元朗交通發達後,我見到Body shop也在元朗市開分店。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