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rden wir Helden für einen Tag

Home | About | Archive

Good Morning, Darling!

Posted on Mar 8, 2002 by Chung-hong Chan

請注意,以下日記完全是以一個Animal Physiology + Molecular Biology的角度去寫,不要心邪,唔該!
星座這個題材突然成為中港台diaryland界熱門題材,這真是很可怕! Gabefung, Nikitac的留言版中的討論,有Jill又有Rosery...

男生多數會口說不信,背後卻在嘖嘖稱奇。 女生多數會說信,但信卻不知道理由。

我們假設我們都信星座,我也很想知道為何星座會能準確預測人的性格。 其實在舊的日記中我也有數個假設。

其中一個假設是,女性的經期和星座一個座和另一個星座的相隔時間甚相似。可能女性每月排出的卵子的基因也有一定的不同,而這個不同就是一set一set的星座性格,而且是週期性的。例如二零零一年九月每個女人所排出的卵子和二零零二年九月每個女人所排出的卵子在第十二條染色體第三百零五個basepair開始的sequence都是ATCGAAGAGATAATTA,而這個Sequence會Express一個Enzyme係用來引致後代的比較少說話。故此七月出生的小朋友會較少說話。

這可能只是一堆Bullshitting,不信係好正常,講真我自已都偏向不信。

但何種因素引致卵子基因的週期性呢?這個我仍未想到。可能和生成卵子的卵桿細胞有關。不要問我太多,也請隨便質疑,我也不是嘗試去defense我這個hypothesis...

假如我能夠Clone到這些星座Gene,之後Clone落去個Cloning Vector的genome中,再用這些Vector來改變我個genome,那豈不是一種用上Gene Therapy技術的性格修改技術?嘩!勁!真的發展出來,諾貝爾獎化學獎肯定是我的囊中物。
但可惜的是,我的hypothesis有百分之九十九是錯的。另外,Gene Therapy到現在為止只能醫好一種病,此病名為SCID,而且只成旦L一次。其他遺傳病根本仍未能用Gene Therapy來醫治。


Powered by Jekyll and profdr theme, a fork of true minimal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