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行山,是到香港島最南方的那一系列山。

在山上有霧,它令我們看不清山下的景物,但於雲霧中心,有如在仙境之中。地面上的一切,離我太遠。明白歐陽修為何在山上有如會考中文老師「吹水」般說到甚麼情景交融,天人合一,又或者在山上對仕途失意的樂觀。

地 面上有黃賓週(中國內地遊客是我們的黃金貴賓,他們也甚為喜歡金X尊的金黃大仙又或者星光大道的黃金漆油,故他們是香港的黃金賓客,五一他們到來應稱為五 一黃金賓客週,簡稱黃賓週),衛生部門擔心有機會由內地訪客「入口」沙士。古時重九桓景上山避災,那天走到山上也有同一意義。難道那一天你還會到人多車多 的地方去嗎?

兩條山道之間有一個石灘,是不算太多人的土地灣。以為外面的是太平洋,對面會是拉丁美洲。原來對面只是香港南面,而非西面。身水身汗之時, 很想一躍到此沙灘中,游過痛快。可惜沒有帶衣裳去換,也不可如Ian Wright光著身子衝下水。

Kelly建議下次到離島一走。下次我想到龍仔看看香港唯一的園林,又或者到馬屎洲。貪此兩地不用乘街渡都可到達。

ps公司電腦死左一朝,不過都係大把野做。

ps2 買了Mario Kart & Mario Golf,好玩。

ps3 突然想睇好多書,但因為今個月買了很多東西沒有買來看。例如Guns, Germs and steel,也想看看nordic的Mythology。因為知道原來Gandulf是Odin的化身。

02:45 - Tuesday, May. 04,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