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在九月廿日至十月十日期間,我和妻子到了歐洲,一半時間是參加兩個學術會議,另外的時間是遊覽。 今次歐洲之行走經了幾個城市,分別是英國牛津(因為會議是在牛津大學)、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德國的曼海姆、海德堡、紐倫堡和柏林(因為另一個會議在柏林洪堡大學)。 出行之後,總是一身外國帶回來的垃圾,想從帶回來的垃圾回顧一下這次歐洲之行。雖然叫 Around the Europe in 20 Trash ,其實未必一定是 20 嚿垃圾,可能更多、可能更少。


第一站的英倫倫敦和牛津之旅沒有產生太多的垃圾,因為工作的成份很高,把到步和離開的兩天也算進去,我留了在英國四天,其中兩天要參加學術會議。 由香港經杜拜再到達倫敦希斯羅,坐了十幾小時飛機,再要坐一小時巴士由倫敦到牛津,車票都是一早買定,用個 App 展示電子票就可。 到達牛津的時侯已疲倦不堪,但我們竟然有力氣走了牛津市幾轉,更參加了泰吾士河游船河之旅。這或者就是我在英國唯一的觀光活動。妻子由於不用工作,所以參加了當地的步行團,到過牛津大學的舊校園和哈利波特的取景地點等等。 由於入住的賓館不是在牛津市中心,而是在夏日城 ( Summer Town ) ,出入有時會行路有時會乘巴士,車程約十多分鐘。乘巴士時是要在巴士上向巴士司機購票,而票只是一張熱印紙,乘完車都丟了。 我對英國牛津的印象,就是路邊的美食車食物便宜又好味,晚餐都是在美食車解決。在仍未能分清英鎊貨幣各幣值的外型,會議就完結了,要趕路乘飛機到荷蘭阿姆斯特丹。

由又濕又冷的英國抵達荷蘭阿姆史基浦機場,第一感覺就是:熱!由單位數度數跳到廿度,感覺很熱。

第二感覺是,人真的很多,這也許是因為牛津人口密度太低,走到荷蘭首度人口密度突然增加,才有此感覺。但在等待 Dorint 酒店提供的機場穿梭巴士時,又有另一個感覺:為甚麼這邊的人不排隊的?酒店提供的巴士,同時要服務附近兩家廉價酒店,而我們到步時刻,剛好又有旅行團要到酒店,所以相當混亂。巴士的班次,又是無定向的,與時刻表相差很多。第一輛巴士到步,我們對蜂擁上車的人群感到驚惶失措,再加上我們太過禮讓,先讓老人家上車(注意:當地其實是沒有此文化的),最後我們最早來等車,卻變成那一大群等車的旅客中唯一無法上車的兩位,連一些剛到步的旅客也能從後門上車。

錯過了一班車,要在機場呆等多一小時,才能乘上另一輛穿梭巴士抵達酒店。至今談起酒店提供的穿梭巴士,仍然覺得很無稽。 千辛萬苦到達酒店,坐不夠一會,我又建議出去走,四處行。妻子最初是不太喜歡這樣,太過冒進,但都是跟我走。去外國,我比較喜歡亂行,感受下四圍的環境,順道探路。但妻子最初很怕這樣,太不確定,但到了旅程後期都習慣了。

入住的酒店名稱是 Dorint 阿姆斯特丹機場酒店,其實跟機場有一定距離,也不在阿姆市中心,而是在一個名為 Badhoevedorp 的小鎮。酒店建議到阿姆市中心的方法,是由酒店搭乘穿梭巴士到史基浦機場,再搭火車到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 ( Amsterdam Centraal Station )。但問題是,我們到步當天剛好是周末,那個周末來住機場和中央車站的鐵路路軌要維修,要用另一方法。

用 Google 地圖找到的方法是由酒店行十分鐘到 Badhoevedorp 巴士站,乘搭巴士到一個叫做 Lelylaan 的地方,再在這個地方轉搭鐵路或電車到中央車站。在 Badhoevedorp 坐巴士到 Lelylaan ,車費不太便宜,一個人要 2.5 歐羅,而其實車程只有十多分鐘。到了 Lelylaan 車站,見到有得發售多程日票,而且可以搭巴士和電車,就買了。三天車票,要 19 歐羅。多程日票有點似八達通,是輕觸嘟卡。在回程時,我們以為可以用多程日票搭巴士回到 Badhoevedorp ,怎料嘟來嘟去都嘟不到。問司機,才知道中伏。 這次阿姆之行沒有怎做研究,所以對交通網絡不太認識。在此,要介紹一下我們用很多錢獲得的知識和教訓。

p_20161024_125703

p_20161025_214430

阿姆斯特丹的主要陸上交通網絡,分開三種。第一種是由 GVB 公司經營的巴士、地鐵 (metro)和電車。第二種,是由 NS 公司經營的 Trein 鐵路。第三種,叫 Connexxion ,是巴士。三家公司不從屬,故此票不可共用。而我們買入的多日票,只適用於 GVB ,可由 Lelylaan 搭電車或 Metro 到中央車站。而由 Badhoevedorp 到 Lelylaan 的巴士,是 Connexxion 。由史基浦機場到中央車站的,卻是 Trein 。我們拿著 GVB 的票,當然無法搭 Connexxion 。由 Lelylaan 回去 Badhoevedorp ,更由於沒有分程收費,要給全程車費,每人要給 5 歐羅。

這張相的 GVB 多日票,無數張 Connexxion 巴士票,以及幾張 Trein 車票,就是這次阿姆斯特丹行程的沉重教訓。阿姆斯特丹此行由於交通費支出大,四成在香港換好的歐羅現金也是花在此地。

而最慘痛的是,我們在第二天發現原來可以買一張叫 IAMsterdam 的旅客證,除了包括博物館和動物園的入場劵,還可任搭 GVB 的交通。

經一事,長一智。妻子在旅途中養成了習慣,就是到訪另一個城市之前先研究當地交通網絡和旅客證。

阿姆交通與德國的很不同。德國的鐵路是採用信任制度 ( honor system )的。何謂信任制度呢?就是車站甚至列車都是自出自入的。這是因為德國鐵路公司相信你會購票,故此沒有設限。理論上,會濫用這個制度的人,是可以搭霸王車的。但當然,鐵路公司仍是會派人隨機查票,被發現搭霸王車,除了要罰款,周圍的人都會鄙視你,令你覺得不光彩。在有廉恥的先進國家,這信任制度是可行的。(題外話:其實機場取行李,在歐洲和香港,都是信任制度,機場相信每個人只會取自己的行李,所以會將行李放在輸送帶像回轉壽司那樣自由取走。但據說有些第三世界的機場,已經無法再應用這種信任制度,因為有些人會貪心去偷取別人的行李,故此要採用憑票到櫃檯取行李的系統。只有在廉恥崩潰的地方,人人在自由的制度之下鑽空子不顧面目濫用去搵著數,人與人之間不再有互信,才要設這麼多的界限去把人當成畜牲那樣管束。)

在阿姆斯特丹, GVB 的 Metro 跟 NS 的 Trein 都不是採用信任制度,而是要嘟卡入閘。對於習慣了在地鐵站裡重重設閘驚死你不買票入閘,人像畜牲那樣「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鷄」的香港人來說,這種設計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就連開放式月台的電車,上車下車都是要嘟卡。明明在香港就天天都做,但在西歐先進城市也要如此,卻令我反思很多的東西。 單是寫交通已寫了這麼多,下期會用另一堆垃圾講講在阿姆斯特丹觀光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