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又再造音樂,就知道編曲和 Mastering 的重要性,一首歌好聽不好聽,原先彈得好不好、唱得好不好當然重要,但編曲和 Mastering 會影響歌曲的感覺。例如隻歌「行唔行」,最簡單的調校就是加減鼓聲和貝斯聲的大細聲。
最近聽很多歌,亦要與人分享很多歌。當然,現在幾乎沒有一隻歌網上是沒有的,但網上卻不是所有版本都齊。版本之間的差異,很多時就是微妙編曲的不同。
最近發現了有些歌曲,派上台的版本原來跟唱片的版本是不同的。聽慣唱片版的我,再聽派上台 MV 的版本,會覺得很不知所謂。自問當年聽新歌很多時都是在電視聽,現在再聽 MV 版本,會反問自己為甚麼當年在電視聽完會喜歡這樣的歌。
隨便舉個例,就是 Pulp 的 Disco 2000 。當年在電視聽完驚為天人,覺得 Pulp 真係好正,個 MV 也很好看。

但聽了廿年唱片版,再聽 MV 版,會問為何咁「唔行」,鼓聲為何咁鼓機,同埋為何 Keyboard 會咁 Q 大聲。簡而言之,好似一般 Pop 歌。 ((用同一 set 鑑聽器材聽兩個版本,才聽出這樣的分別。))
本地都有類似情況。例如陳慧琳首醉迷情人,當年也是看勁歌金曲覺得好正。嘩,香港有 Trip Hop 。 ((詳細可留意以前寫過的陳慧琳大回顧。))

之後買了唱片,覺得這是一張很正的唱片。又聽了廿年唱片版,最近又聽返 MV 版。嘩,你老味,好 L 不知所謂。
最大的分別是,雖然電視本仍有 Trip Hop 的 Bristol Sound 的 Rhodes Piano 、 sample 和割碟,但電視版本刻意完全刪去了電結他聲。唱片版本背後一直有支好行的 distortion 結他在狂放,有幾下負責編曲的雷頌德更不忘其抄野本色,抄了 Radiohead 首 Creep 很獨特的「 Chok 兩下」。中間間奏那支結他更加出現 Post Rock 音牆效果再加 Trip Hop 式「啊啊啊」女聲,是這首歌編曲最神的地方。
可惜的是,派台版本可能是怕聽慣 canto pop 的人士接受不了這些東西,完全刪去,只著重陳慧琳把聲。
所以聽音樂不能只靠電視和 YouTube 。最少我在 YouTube 找不到 Disco 2000 和醉迷情人的唱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