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講下寫歌。
這很自戀,但身為一個剛剛燒了電腦的人,應該可以自戀一下,讓自己 feel good 一下。
我只想談一些已上載網上公開的歌曲。
2014 年我第一次寫出我較喜歡的歌,而我想第一首我真是喜歡的歌,是《十年》。最近我與 Give & Take Bandmate 試錄音,第一首就是錄這首歌。

玩 Live 時決定由我唱,而不是由我們通常的主音 Tiney ((對,即是我老婆,她唱歌比我好多了。)) 唱,是因為《十年》時期作的歌,仍有很大陣的潦倒漢 feel 。因此,此曲仍是較適合由潦倒漢主唱。
我知道樂隊成員 Tiney 和 Candy 很喜歡這首歌,但我現在聽,只聽到自己唱得好 Q 難聽。
《十年》之後仍有一串歌,仍是很有潦倒漢 feel ,幸好這些歌都沒有怎樣的玩和練。之後作的歌,都有想像不是由自己唱,而是由主音唱,故此那陣潦倒 feel 已減不少。通常取代的感覺是在大社會迷失的感覺,又或是諷刺。
之前 post 過的《旋轉木馬》,就是這時期的歌。

此曲在現場玩過一次,那個版本好過以上的 demo 太多了。主要原因是由 Tiney 主唱,由 Candy 彈結他,中間還有口風琴的 solo ,非常優美,像民歌。這首歌的旋律作了很久,一直存在電腦裡。本來比較像一個習作,想看看我可否只用三個大和弦作一首三拍的歌。在新界東北發展吳亮星粗暴剪布後,有了感受,才寫歌詞。當時黑警仍未是公眾常用的名詞。
之後又有較為爽快的《衝破絕路》,那是我對《十年》這首歌的答案。沒錯,我覺得我們要衝出去了。當然還未係雨傘革命。

這隻歌是令我真正學識彈 Bass 的歌。後來的 bassline 在夾歌幾次後變成了另一個樣。
928 催淚彈之後,又寫了一大堆歌,亦有三個人一齊 Jam 出來的歌。我最後想講的是這首《兇煙》。

我試過在去年十月十一月時在青衣跟著革命中的廿四小時隊友玩過一次,玩完之後有反對佔領人士過來說要掟我們落海。
作這隻歌,是在十月二日的凌晨,是在旺角街頭作的。一日之後就發生旺角黑夜事件。
最初只有一段歌詞,就像上面的 demo 。後來在佔領集會中,三個人作了另一段的歌詞。我比較喜歡一起作的第二段歌詞。
如果問我近期自己作的歌最喜歡那一首,應該就是這首,可是沒有甚麼機會玩。不知怎的覺得這隻歌有種神秘的感覺,可能是我喜歡非 4/4 的節奏吧。
革命過後其實仍有寫一些歌,有講革命的、有講其他的,但都是在用歌曲論盡這個歪曲、荒唐的社會。日後有機會才談吧。
最近由於成員各有各忙,很少夾 band 。也許 2015 年下半年,會像 2014 年下半年那樣, Give & Take 會再活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