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想寫下感覺,但在電腦前又只會一頭霧水。工作忙碌,身體又不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對世界又再感到空虛,無他,就是那落閘放狗的門檻。
  • 香港是否應該探討公民提名以外的折衷方案。例如全民選出約五百人提委會,只需 10% - 20% 提委提名就可以參選,再用兩輪投票選出特首。我知,只要提出這些東西就是民主叛徒。
  • 最近的空虛,也許亦因為少了時間玩音樂,更別說一隊人夾歌。
  • 也因此,有點想同時玩老本行的電子音樂。一個人都可以玩。
  • 作歌的產量也減少了。
  • 身邊的很多人都作起歌來了,真好。
  • 最近對音樂有另一種看法了。看著一份曲譜,我會亂彈,改節拍、改 bassline 、加修飾音、早彈遲彈。 Yeah, nobody cares how far you can go with that.
  • 病在床上,沒有甚麼好幹,看了很多 BBC 製作的音樂紀錄片。香港電視台就算買 BBC ,都多買動物和宇宙片,音樂片很少會播。我在病榻我記得看過的有 Synth Britannia, Punk Britannia, Heavy Metal Britannia, Punk Britannia, Pop charts Britannia 還有七集 Seven Ages of Rock 。亦因為看了過麼多的紀錄片,我現在在聽 The Velvet Underground 。
  • 預料暑期過後,工作會比現在更加繁重幾倍。
  • 現在在家中幾乎是不用電腦的。因為那台老舊 MacBook 的火牛近乎半死狀態,要用很不舒服的角度才能用電腦,那我不如不用好了。電腦不再是我用來捕捉想法的工具,最近想拿筆記本寫東西。要是有天我紅了,那筆記本就值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