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很其用手機錄。其實彈同唱得炒炒地,但不想錄過,反正我不會是 Vocal 。
隻隻歌都寫政治,不寫政治也不知還有甚麼好寫。用 Ukulele 寫政治歌即係抵死,肯定無機會表演。

歌詞:

幸福的那旋轉木馬
如今生滿繡跡向落霞
長街 舖滿 冰冷的鐵馬
在這城 他也漸變(一切亦已)僵化

在書中的他 公正無瑕
何以這天 他再不怕
在漆黑裡打 他只會去傷害嗎?
還是 那也以 變了質嗎?

城鄉經過每天的「活化」
市區跟他已不分真假
石屎 舖過 這地綠草亦已
變成 屋宇賣高價

田裡 種出的 不似嫩芽
是這個 社會的 理想嗎?
幸福 的家 你想過去呵護嗎?
還是 你以 那鐵騎 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