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樂製作的重要一步,是製 demo 。
    與 TVB 膠劇所形容的不一樣,寫歌不是天啟,是 iterative process 。製 demo 是將一個 snapshot 紀錄下來,除了將初初甚難記憶的旋律儲下來,也可以多聽幾次看看有何改進的地方,諸如修正怪音、簡化或複雜化旋律等等。
    現在電腦也儲存了我不少作品的 demo ,我不想刪除它們,要儲起他。當然,並不是像 Nirvana 那樣日後可以拿這些未完成的 demo 去出 boxset ,而是見證創作過程。 ((我寫小說時也有留起修正稿))
    最近也喜歡去 Youtube 聽樂隊的 demo 。如對比 Nirvana 的 demo 和唱片版本會很有趣,因為多數的情況是 Kurt Cobain 會簡化旋律甚至歌詞。
    The Beatles 的 demo 也很有趣。記得讀 Steve Jobs 的傳記時, SJ 說自己的 iPod 有一條 bootleg 是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的 demo 及錄音過程,我想就是上面的 It's not too bad 。 SJ 聽這個 bootleg 去領悟創作的過程。
    我聽完整個 process 更加領悟到事情絕不是天啟,約翰連濃在錄音時多次說出 I cannot do it ,但最終都是堅持、修改,最終才有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這首歌。
    其中一個 session (youtube 時間 27:55 )那段結尾很好聽。
  • 我慢慢發現我並不是一個好的音樂伙伴,我覺得音樂技術上的溝通很有困難,更大的問題可能在我的態度。幸好我的 bandmate 仍然諒解。
  • 我作了三隻 Minor key 的歌,也作了初部的歌詞,這三隻歌可說是三步曲。上次已放了首步曲「十年」,之後兩部曲是「必要的沉默」和「闖出絕路」,三曲的歌詞主題是有關聯。希望有天可以三曲連續表演。

  • 開始了學 Cajon 的第二階段,很難。但亦因為很難,最近很用心的練習,覺得自己有很大進步,只不過穩定性及 Dynamic 有待加強。我應否欺騙自己其實只是學了三個月零兩星期,不應對自己太 harsh ?
  • 終於在圖書館借到山崎豐子的大地之子上集,其實我也很久沒有靜下心神去讀一部小說。好吧,就由山崎豐子再次出發吧。
  • 美國大選也有十九幾個 candidates 。為何不公開讓香港市民公投十五個合乎普選定義的方案?如要減少選擇,可以進行兩輪投票。我仍舊相信, Democracy is about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