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天前在沒有甚麼人關注的 Twitter 講了這句話,扮很晒野咁,但竟然獲得三個 Retweets 。以半紅不黑的寫字人來說算是非常不錯的數字。
沒錯,我開始寫歌了。年輕時的確是有玩過下音樂,但更正確的是玩電子聲響,當時只是一些 loop-based 的東西,沒有甚麼 melody 。現在卻開始寫有 melody ,唱得到的東西。所以現在寫的東西與以前玩的電子音樂是完全兩種不同的音樂。
農曆新年前後很想寫多幾個 Ukulele Chord solo tab 譜,寫寫下開始悶就開始將寫下來的東西 rearrange ,變成了一首新的純音樂,那就是第一首作的東西吧。
之後某天在 Facebook 寫下了這個 Status

造句練習:你不 XXX 香港就要獨立。你不容許公民提名香港就要獨立。你不破案找出斬人幕後主腦香港就要獨立。你損害新聞自由香港就要獨立。你不減自由行香港就要獨立。你不尊重我們香港就要獨立。

某天吃過飯後覺得「你不給我普選我地就要獨立」是可以唱出來,求其掃多幾個 chord 對著電腦錄音軟件唱啦啦啦,又變成了一首歌。但作完 melody 之後的問題是,原來作詞好難。這首歌的詞仍未寫好。
開始覺得作曲好玩,是作第三作時,重要的影響是最近兩公婆常常玩 The Cranberries 的歌,發現她們的音樂好簡單,但卻非常地好聽,到底我又可不可以用簡單的 chord 作一首好聽的歌呢?開頭只是掃著常見的 chord progression (如卡農進行式 C G Am Em F C F G) ,又是對著電腦錄音軟件啦啦啦,其他的 melody 和 chord 也跟著出來了。
這個第三作的 melody 很慘,但卻是在一堆很開心的 C 大調 chord 之中。我想 capture 這個感覺,就寫了一部份詞。之後和老婆一邊夾一邊寫好整首歌的詞,再由她編好曲,這是第一首完整可以表演的歌曲。
而剛過去的周末周日,我們在一個多於一個聽眾的場合表演了這首歌,由我老婆主唱和彈 Ukulele ,我打 Cajon 。我自己覺得效果不錯,但我不太知道聽眾怎樣想。這是第一次表演自己創作的歌曲。
現在又再在寫第四隻歌,今次一定是慘歌,因為是寫 A 小調。
作曲初體驗得出的心得如下:

  • 作曲不難,但作詞難,作廣東詞就更難。
  • 作曲不用太深的樂理,也不用很深的 chord 。相反更重要的是耳朵。除了耳朵要聽得出o岩唔o岩音之外,也要會粗略的由啦啦啦變成唱名/五線譜/tab whatever。
  • 作曲有點像 Programming 或寫書,一定要有方法將突然閃出的 melody 記下來。我的方法是一台裝有 audacity 的電腦。我沒有可錄音的手機或錄音筆,這些東西也應該很有用。
  • 作完詞後可能會與原先的 melody 有不同,但這亦是正常。
  • 聽多點,又或者讀多點你喜歡的歌的曲譜,會有有趣的發現,亦可發掘出不錯的 chord progression 。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抄 chord progression 也不算抄吧。
  • Talk to other people. Play with other people.

至於怎樣才可以聽到我們作的歌,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