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校長人選彼德麥花臣無疑是教育界的 talk of the town ,教授們暫時只有陳婉瑩敢出聲 ((戴頭盔時間:我時常見到陳婉瑩,會點頭打招乎,雖然她未必識得我就是陳電鋸。)) ,現在的世態一出聲就自然會被人口誅筆伐,指責她親共。 ((事實上洋人也有親共者,我已慢慢怕了親共嫌共的討論框架。)) 相比李怡建基於個人觀感的說法(洋人校長不會屈從),陳氏質疑自然是有更多證據。當然,經過八九十年代英國溫和殖民和十幾年中共殘暴殖民後我們的耳朵 ((而不是腦袋)) 會覺得李怡的說法順耳。事實上要是一個人要腐化,無論他的皮膚是白色的還是黃色的,都可以腐化起來。前英殖白人親共者不知凡幾,誰人會不會屈從根本不能一概而論。
我對港大校長人選的質疑是:徐立之急急唔撈,可以找副校長錢大康、周肇平、譚廣亨、徐碧美其中之一先署任,買時間續聘新校長。副校長其中一個職能不是在校長出缺時署任嗎?一份工只有一個申請人,港大是否應該先看看是否出手太低,為何未能吸引同級大校校長跳槽(或港大內部人士申請升職)?還是獵頭公司實在太 hea ?
以港大的一貫作風,彼德麥花臣的選擇是不會轉的了。 ((除非麥花臣自己唔撈)) 只希望他會成為下一個夏千福,來港上任後要虛心學習香港風土民情、學術風氣、政治氣候等等。去學學廣東話(而不只是國語),華人去外國上工都要學當地語言喇,不能因為你只會英語就有特權。以前殖民官來港上任可以不學廣東話 ((反而再舊一代的殖民官員如金文泰卻會寫中文講廣東話)) ,現在時代不同了,油不是八十年代。他是 2013 年的彼德麥花臣,而不是十九世紀的詹士麥花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