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有數年沒有上過 Lecture ,現在再上,覺得相當費時。例如用了大半小時講甚麼的 C++ Variable name 是可以用。實在太浪費時間,有些東西只要到電腦前打兩句就知。由始至終我也不相信 Lecturing ,我只相信 experimentation 才是最快的學習法。問題是, Lecturing 是針對學生考試,堂上有講的,就即是考試會考。
  • 我自己都問自己,為甚麼近來很少寫政治。原因是香港政治是在 repeat itself ,令我想起洗頭水上的指示說 Lather, Rinse, Repeat ,最終只是洗到頭皮爛入院甚至死亡。隨便舉個例,身為某大經濟系主任的某君及英國國教大主教,近日又講「民主萬能論」。主教如是說,我原諒佢,因為佢理性上有缺失 ((再加上屁股決定腦袋)) ,接受了世上有東西是萬能的,才可以當上主教。但當某大經濟系教授也說印度有普選但有巴士強暴案,故此普選不是靈丹妙藥時,我就開始標冷汗。「民主萬能論」的問題是已經講到口臭,可說是經典的詭辯,在這個 blog 對上一次講是 2010 年五月。當金錢我們也可以講「金錢不是萬能」,是否代表我們不再需要金錢?市井都識回應「沒錢就萬萬不能」,可見萬能與否與是否應去爭取根本沒有關係。當政治評論可以 reuse ,可見社會從來沒有進步過,只在不停倒退,現在更要明明講不過理就出動愛X力、青X會、黑社會、退休公安武鬥。那還寫甚麼政治評論去浪費時間呢?
  • 再者,我覺得我的作家生命應該基本上是已完結的了。
  • 上面首歌是點給十年前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