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政治令人痛苦,無本事移民;社交關係令人煩厭,九月開學人生又即將開展新頁,內憂外患、百感交集,又再沉溺靡靡之音。讀中史讀過的四字成語「偏安江左」,我想就是這個意思。
最近從 iTunes 買回了上次講過若只聽一張 Beyond 大碟要聽的秘密警察,無用等侯有無限錢時買黑膠盤再用唱針刷此碟。正巧服務七年的 iPod 5G 正式壽終正寢,要用 iPod Shuffle 二代頂上,每早都會聽下這張唱片。現在好像沒有人再用 iPod 聽歌,人人都用智能電話。這或許只是我個人愈來愈倒退。
說到倒退,最近有人叫我和朋友們去表演彈樂器,主辦單位沒有限制彈甚麼歌,但想我們彈輕快的歌曲。以我的 repertoire 不是願我能、再見理想就是誰明浪子心看來,選首輕快歌曲是困難的。選來選去最後選了 Fool's Garden 的 Lemon Tree 。選出此曲可說是倒退之選。
以前寫過,我正式喜歡歐西樂,是聽商業二台 CCC 黃志淙、 Mini 、 Inti 之外,也有看現在成了屎樣電視台的奇幻音樂節目《周日音樂快線》。 ((其實還有袁彩雲主持的周末任你點還是新地新地帶,那時由她數英國細碟榜時紅緊 Spice Girls 之類。以前 TBB 音樂節目不像現在的反智。)) 那時還會用 VCR 錄下節目的 MV 來聽 ((甚至抄歌詞,那個年代沒有互聯網)) ,聽了 N 次真的覺得好聽,才會去買唱片。除了當時真係好流行的 Britpop 野之外,我記得我翻看最多次的 MV 有 Robert Miles 的 Children / FableVanessa Mae 的 Red Hot ((後來還有去買她的唱片,放在古典部,好撚貴。其實首 Red Hot 大半首係用電結他彈出o黎,音樂底又係 Techno ,放響古典部好撚 on9 。)) 和德國樂隊 Fool's Garden 的 Lemon Tree 。現在回看,那些音樂都是當年的潮童人氣柒歌,不是大路電音就是以 ESL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客路為目標觀眾的超級順耳 Pop Rock ,沒有甚麼品味可言,太常聽這些音樂也令我習慣了聽音樂不聽歌詞,要我唱歌現在我也是會亂唱歌詞的。
扯了去廿丈遠之後,回去 Lemon Tree 。我是先聽原曲的,之後的事件順序我也快要忘記了,到底是先有蘇慧倫的翻唱版,還是令人討厭的跳舞版。總之就是此曲突然變得好入屋,電台也不停狂播原版和國語翻唱版。我想我到入棺材的一刻都會記得歐陽德勛用他喜歡的「先洋名後廣東話名」讀出 Tarcy 蘇慧倫作介紹時的那把「很有特色」的聲音。當然,流行曲始終是流行曲,一浪就是接一浪,很快 Lemon Tree 就不流行了。那年入冬我只記得 Spice Girls 的 2 become 1 。那年其實還有 Prodigy 和 Chemical Brothers ,但這些只有 CCC 可能會播,但我只記得他狂播 4AD 廠牌的 Mojave 3
近年喜歡音樂考古, Lemon Tree 是時常都會聽的歌曲,也有時會拿來彈。可能是我的 repertoire 唯一一首輕快歌曲,但其實歌詞講的是其實毒撚一個更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