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的新作《傾城》將於書展推出,於1A-C37攤位有售,即場購買更有七折。

namecardback

---------------------------------

關碧從邵陽市大山嶺陵園回到陸軍大學已有三天,但其論文導師黃天正卻完全失去影蹤。雖然黃天正時常都是這樣神龍見首不見尾,但通常不會這樣沒有交帶就消失三天。
一切的通訊方式都試過了,況且黃天正本身就討厭科技,最不喜歡被隨身科技器材暴露行蹤。她已經向警方報案,但警方卻不太幫得上忙。關碧認為黃天正可能是有心躲開他們。但更可怕的可能性,就是黃天正遭遇到甚麼意外。關碧一想起黃天正在香港弄得一身傷還未完全痊癒,就更加心急如焚了。
在大山嶺陵園道別時,當時黃天正是帶同了一具工事機械人離開,機械人本來帶著李旺陽的骨灰。那台機械人在一天後獨自回來了。質問機械人教授到底往那裡去了,它竟然說不知道!本來以為有個機械人陪著他,他就不能亂走了。估不到結果竟然是這樣。
為了查出黃天正到底去了那裡,沒有辦法之下,將機械人的記憶完件抽出來分析,從視覺神經迴路抽取的影像數據得知,黃天正與機械人在離開墓園後,到底是如何交帶機械人。
在電腦螢幕重現的畫面,是機械人的主觀視點。畫面正中的,就是紮著繃帶,啜著香煙的黃天正。身型結實的教授,一說話起來就露出一口黃牙。
「你去市集買些邵陽市特產回去大學就可以了,不用理我。喂,這個給我。」
黃天正一手搶了機械人手上的骨灰罈。
畫面的鏡頭一偏。似乎是機械人偏著頭思考,就問:「我剛剛在互聯網搜尋過了,邵陽特產有新寧臍橙,就買這個好嗎?」
「隨你的便,總之不要跟著我就成。」
「遵命。」
畫面只見教授拿著骨灰罈跌跌撞撞的身影愈縮愈小。當畫面再見不到黃天正,之後慢慢轉成去市集、挑橙之類的無謂畫面。
事件發展到今天,仍然未見到教授。但是陸軍大學戰史編纂部研究室卻放滿了沒有人問津的臍橙。
黃天正下落不明,他所帶著的李旺陽骨灰,也同樣消失了,更令整件事變得撲朔迷離。
黃天正千辛萬苦才取得李旺陽的骨灰,卻帶著骨灰消失了。
關碧總覺得,事情這樣的發展是有一種意義。但這個意義很模糊,她現在的慌亂的思緒根本就不能靜下來思考。
研究室只餘下她與兩具冰冷的機械人。機械人正在進行清掃、分發文件等等的單調工作,關碧看著它們,卻只覺更加煩心。
舊共和國政權被消滅之後,人民的安全感已提升不少。由於司法終於從行政和立法機關獨立出來運作,無論你是甚麼身份,犯罪後都可獲得公平審訊的機會,法庭亦會作出公正的裁決。現在已不會像舊共和國那樣,政治犯就以莫須有罪名判處入獄;官員、權貴犯罪卻永遠可以逃過法網,甚至連法院都變成貪腐場。
只要社會保障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們才能真正的安居樂業。若然有些人犯法卻永遠無法追究,社會上的每個人自然漸漸變成流氓,不再具有同理心,以侵犯別人的安全獲得金錢,甚至將利益建築在大眾的痛苦身上。
舊共和國地溝油、毒奶粉等等問題食物問題,就是社會流氓化的指標。新的中華聯邦共和國成立之後,也要經過非常長時間的教育,才能教導民眾不能為了利益,卻要賭上子孫的未來。社會安全提升了,若果在以前,黃天正失蹤三天,一定實死無生。現在卻仍然可以假定他仍然在生。
最怕的只是,他原來是被綁架到雲南由舊共和國共產黨餘部控制的紅區......
她實在不敢再想下去!
她想用研究去麻醉自己。但現在最重要的研究材料,即是李旺陽的骨灰與教授一起失蹤。唯一可供研究的,只有當日在大山嶺陵園由她偷偷撿來的一些東西。
透明密封袋裡的物質只餘下原來的一半,另一半已送到陸軍大學的軍事物料科學研究室檢查。只有物料科學研究室才有儀器準確檢測物質的年份。
事實上,根本無須甚麼精密儀器,就算只用肉眼觀看,已可知道那些從李旺陽靈灰龕位採集填充物料樣本沒有可能有廿年歷史。要用機器進行檢測,只是想日後的研究報告顯得更加客觀而已。
研究團隊曾經問過李旺陽家人靈灰龕位的各種問題。當日的問訊紀錄有如此的記載。

問:請問李旺陽的靈灰龕位建立的經過是怎樣的呢?
答:雖然已是廿年前的事,但我仍記憶猶新。李旺陽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出事」之後,我們早上趕到現場,只及拍下李旺陽的兩張屍體照片。公安就將我們驅趕。公安將屍體拍下,就強行移走屍體。
之後的事情你們都應該知道了。李旺陽被指是自殺,李旺陽的妹妹拒絕簽字承認哥哥自殺身亡,遭到軟禁。李旺陽的屍體在火化前,據稱是經過法醫檢驗,證明是死於自殺,並發表了《關於「李旺陽死亡」的聯合調查報告》。在未經家屬同意之下,李旺陽的屍體在六月九日早上九時被當局送到邵陽市殯儀館火化。殯儀館主事人聲稱是在邵陽市公安局國保支隊長、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等等監察之下,進行火化。
火化過後,家屬根本無從接觸李旺陽的靈灰。無論是李旺陽的妹妹還是朋友,生活都遭到當局嚴密監控。
由火化至大山嶺陵園的靈灰位建立,足足擾攘了十個月。至翌年四月,當局才批准李家為李旺陽立墓碑。立碑過程也相當隱秘,當局代殯儀館向我們李家收了立碑的費用,不容許家屬觀察立碑的過程。當碑立好了,才容許家屬去拜祭。
不過,李旺陽的靈灰位一直有公安把守,只有極少數家屬容許去拜祭。其他朋友如果想去拜祭,會像狗那樣被驅趕,有些不屈的卻會被公安或者城管捉到暗處毒打,打至遍體鱗傷。只有在舊共和國倒台之後,公眾才可以自由前往拜祭。
問:據你所知,李旺陽的陵墓在建立之後有沒有經過改建呢?
答:剛剛我都說了,舊共和國對李旺陽的靈灰位戒備森嚴,就連最親的家屬也只能在春秋兩祭時拜祭一下,家人對李旺陽的陵墓根本沒有甚麼主導權。在舊共和國倒台之後,李家也沒有修築過李氏的靈灰位。

以上的紀錄可見,李家並沒有在廿年前李旺陽建立靈灰龕位之後,進行過任何的改建。故此,可以假定現在二零三二年李旺陽陵墓的狀況,應該就是當年的樣子。故此,用於填補靈灰龕位墓碑面板的填充物料,應該會有廿年歷史。
可是,在三日前挖掘遺骨時所見,雖然李旺陽的墓碑、骨灰罈等等看上去的確有廿年的歷史,但用作填充空隙的物料卻怎樣看也不似有廿年歷史,了不起也只有十年歷史。
若果證明填充物料並沒有廿年歷史,就可以佐證李旺陽的陵墓曾經被人動過手腳。從二零三二年數回去十年即二零二二年,當時共產黨政權已在慢慢崩潰,但當時由廣東蔓延開去的革命浪潮卻未波及湖南。湖南當時仍由共產黨的舊共和國政權管治,要到二零二四年,湖南人才正式推翻共產黨,正式加入中華聯邦共和國,成為繼河北、山東、江西、浙江和江西之後的第五個獨立省。後來廣州(今稱粵國)、香港、滿州、蒙古、西藏、東突厥斯坦等等經過民族自決決定獨立成國己成後事。
所以,若然是在約十年前李旺陽的陵墓曾經被人動過手腳,那就一定是共產黨所為。所以,黃天正研究團隊從李旺陽的陵墓挖掘出來的,未必就是李旺陽的骨灰。為甚麼共產黨偏偏要在兵荒馬亂、快要倒台之時,才去李旺陽的陵墓動土?
關碧剛剛的感覺又再重現,就是黃天正失蹤所代表的意義。她好像已經摸索得到,為甚麼黃天正要帶著李旺陽的骨灰獨自離隊。教授可能一早就知道,挖掘出來的,根本就不是李旺陽的骨灰,他正用自己的方法獨自去尋找真正遺骨的所在地。
就在一切事件像是串連好的時侯,戰史編纂部研究室桌上的電話響聲,打斷了關碧的思緒。
關碧一手就抓起電話筒。
「請問是關碧小姐嗎?」是由電腦生成的生硬女子聲音,應該是配備較差勁軟件的文職機械人。
「我是。請問有何貴幹。」
「我是軍事物料科學研究室的秘書機械人 S5 。早前閣下送來的樣本已經檢查完畢。樣本的物料為矽氧樹脂。至於物料的年份問題,由於樣本的年份不遠,我們無法進行任何放射性定年法。我們對樹脂彈性和水份含量進行檢查,再經過蒙地卡羅法算術模擬膠質老化速度,得出樣本的年份。檢測出來樣本的年份最有可能是二零二二年八月,百分之九十五信心區間為二零二二年六月至十月。詳細的檢查報告會在日內送交。報告完畢。」
報告完畢之後,電話即時切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