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教院一個研究廣為流傳。該研究的主要論點是,如果要在民主和社會秩序作出取捨,五成香港人會選擇社會秩序,只有三成人選擇民主。 ((其實更正確的說法是,五成人認為社會秩序比民主重要。三成人認為民主比社會秩序重要。))
負責研究的學者被巴士媒體訪問﹐回應此研究為何將民主和社會秩序變成零和遊戲,將民主和社會秩序變成互相排斥的關係。學者指出這個研究是基於佔領中環的邏輯而設計。而佔領中環的邏輯就是破壞中環的穩定作籌碼去爭取民主。
這個研究有反宣傳佔領中環的意義,亦因此廣為官方、親建制媒體所喜愛。但我想指出一點,我其實也不想佔領中環發生,屆時真的會將民主和社會秩序變成零和遊戲。而事實上,民主和社會秩序並不是零和遊戲。民主和社會秩序的消長是沒有必然關係,例子如下:

有民主、有社會秩序: 斯堪地納維亞式社會民主(Nordic social democracy)
有民主、沒社會秩序: 索馬里 ((只有民主選舉))
沒有民主、有社會秩序: 北韓
沒有民主、沒有社會秩序: 叙利亞

外國有臭蟲,香港都臭蟲。先不論外國的例子,純以本港作為主體思考,民主和社會秩序絕對能夠共存,而無須像學者所假設的思維將其對立。佔領中環的前設條件是,政府最終的普選方案不合乎國際定義之普及而平等的原則。故此,若果我們想民主與社會秩序共存,制止佔領中環的發生,最簡單的方法不是民間做甚麼,而是政府推出一個合乎國際定義之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方案。這亦有助和平化解香港現在劍拔弩張的對立氣氛。其實更正確的問題是: 若然政府宣佈香港實行合乎國際定義普及而平等的選舉,請問你會否反對。如果香港大多數人反對的話,那我只好認命,原來我住在北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