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拉布和罷工,我們看到香港的「保守霸權」。
保守勢力佔據了宣傳機器、國家機器,唯一一條保守勢力無法完全佔據的互聯網發聲渠道,也在五毛溝淡之下慢慢的消亡。
其實保守霸權最可怕一點,並非他們以資本所控制的以上兩項,更可怕的是他們所擺出的姿態,以及香港人普遍對這種姿態的沉默、忍讓。
外國也有臭蟲,故此外國也有拉布和罷工。先談拉布,到底拉布的作用是甚麼呢?這一點絕對值得討論。
議員拉布的作用,實質的效果當然是阻擬議案通過,但背後的意義最少有兩個。第一,拖延議案通過,可令議案的問題更加突顯,讓更多市民清楚議案的流弊,匯聚民意,令市民向議員及政府施壓。第二,政府有責任與拉布議員談判,商討取消拉布的條件。所以,拉布戰的主要目的,並非要拖跨政府,而是以此作為籌碼與政府談判。以現在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拉布戰為例,我們民間是否認該討論一下全民退休保障的問題?如果大家都覺得根本無須要全民退休保障,大家自生自滅的話,當然現在的拉布是沒有意思的。但若你是認同香港是要有全民退休保障的話,請問政府有提出過嗎?你投票支持的議員有爭取過嗎?當然,政府可能無意現時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亦可與拉布議員商討未來人口老化的對策,又或者承諾研究全民退保。
但我們不但沒有見到政府與拉布議員對話,而是擺出強硬姿態,出盡法寶宣傳。「1,530萬元就在15分鐘玩完」論拉布阻紓困論,政府和議會保守勢力根本穩操勝劵,實在無須要與有敵我矛盾的議員合作。香港搞溝通帶頭對話,政府話佢係反動。一於大家一起沉默,世界上的黑暗和不公義似乎就會自動消失。
罷工一樣。
工會罷工要求爭取加薪 20% ,我想工會本身也了解到這是沒有可能發生。罷工為的也不是搞對抗,而是要與資方對話。正所謂開天殺價落地還錢,我懷疑只要資方出價如 12% 、保障工人工作環境、縮短工時,或者罷工已可平息。可是資方的態度亦與穩操勝劵的政府和保守勢力一樣,與勞工對立,再與友好傳媒聯合講「文革論」。
資本家聯同不民主的政府,在香港是贏晒的,根本不用聽你講任何的話。明明拉布、罷工的發起人目的是以戰迫和,資本家和獨裁政府卻趁這些不知好歹的挑戰者挑戰權威時,順勢聯同沉默的群眾一起擊沉他。我們明明知道不公義的存在,就像房間裏明明有一隻大象,大象在房裏走來走去。但是房間裏的人卻假裝大象不存在,在言談間也避免談到大象,樂於當個沉默的共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