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提出了自己的底線,最後燒鬚而回。我尊敬他的勇敢,因為在香港說出自己的底線已經是蝕章。
但這也令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永遠無法討論。我們想不同的方法爭取民主,要求雙普選。爭論的是爭取的手法,有人說佔領中環、有人說武勇鬥爭,但爭論只是路線之爭,但到底我們心目中的雙普選到底是甚麼?不同路線,爭取的到底是甚麼?
中央要篩選,控制香港人的選擇。但若然負責篩選的人是以民主方法選出來,最少戴耀庭認為是可以接受。
我們基本上相信中央是會給予港人選舉權。假設以此前提討論,現在的討論焦點就是篩選機制。篩選機制這個字帶有一定的政治意義,我想改用一個比較中立的字眼,就是「參選門檻」。
例如香港村代表選舉要有 5 名登記選民提名;立法會地區直選也要一定提名數。這些都是參選門檻。
馬丁提出可接受現在的選委會模式,只要確定有民主派人士可以參加特首選舉。馬丁的這個建議,參選門檻就是現在的選委會投票。
拋磚引玉,不妨大家都想想自己心目中「參選門檻」的底線。當然,可以想,也可以寫出來。但最少大家都應該要想想這個問題。

  1. 任何人都可參選。得票最高者為特首。
  2. 任何人都可參選,無門檻。但要進行兩輪選舉,特首必須獲得過半數票數。
  3. 獲 3% 市民提名的人可以參選。得票最高者為特首。
  4. 獲 n% 市民提名的人可以參選。得票最高者為特首。 (n > 3)
  5. 由現在的立法會議員、區議會民選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獲提名委員會一定提名者可參選特首。
  6. 同上,但另設提名委員會,委員以類似區議會選舉方式選出。
  7. 接受現在的選委會模式,以行業為界別組成選委。
  8. 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