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秘密影像。 Maki 是我最喜歡的 Para Para Allstars

  • 在新的工作地方做了快十個月才終於都出了第一篇文。新文新 field ,突然變成了 Engine 人。
    今年的目標是幫部門多出文。話雖如此,我是相信文不能濫出,仍要保持文章的一定水準,最少文章一定要有清楚、清晰的 research question 。
    至於那文是甚麼,不如自己看看吧
  • 這兩個月都在忙《傾城》。二月尾在完成《傾城》的最後整修工作,交予出版社。在明報的連載,亦於剛過去的星期日完結。
    《傾城》故事的原型,是用作重寫大整肅之用。也即是,本來是一個科幻故事,故事的元素除了替補,還有高鐵。發現自己的確不是寫科幻的材料,於是將同一個故事改為推理。原本只是想寫個短篇,是最後卻發大成長篇。第一個 iteration 是《大代表》,定位是《大豐收》的續篇。《大代表》試圖走較為輕鬆的路線,有些人物如陳戊康有如漫畫中的人物。寫了六期之後發現自己不喜歡這個風格,而且情節脫離了現實。痛定思痛,才出現第二個 iteration 的《傾城》。故此,《傾城》是結合了兩次失敗的結晶才寫成。
    《傾城》的創作緣起,之前已經講過,主要探討的問題是警櫂和傳媒的問題。整個故事的大綱和創作筆記,都是在病床上寫成。

    notes_biased_city

    上圖那疊 notes 的第一部份,已將可能劇透的部份刪去。 ((雖然已在明報連載完,有人已知道大約的結局,但似乎大部份的讀者都在期待單行本,故此都是不劇透會較好。))
    原設定李慧冰是被毒死,但到了真是落筆寫時卻變成了另一種死法。我在寫作時就是有這個問題,先有計劃但最終卻不會 100% 根據計劃寫。原來的 notes 劇情上仍有少少不合理的地方,我身為作者看都覺得想要反駁的地方。到正式寫作和修稿時,就會出現自己鬥自己的思想過程,有如戰爭一樣,將這些看上去不舒服的地方修訂、圓滑。這種自己鬥自己的情況最常發生在交通上、洗澡時或者與妻子吃飯時。寫好小說,其中一個代價就是常常被人覺得心不在焉。

  • 上周六去了 Opensource Workshop #12 ,原本要 present 兩個 topic ,但 Raspberry Pi 臨時死火,樣衰到爆。最後只 present 了 Aaron Swartz 的部份。令人氣忿的是 Raspberry Pi 回家又 work 返。我想在家中拍條片,證明我寫的軟件 emu.py 並不是(咁)流的。
  • 這個 Post 我寫了半個月才寫完。近來真是忙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