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 2011 的傳統,講講我的 2012 。

今年小計

  • 入廠一次,還要是有史以來入廠最長時間,總長度是兩周,還要入住過最高設防的隔離病房,家人也無法探病(就算可以也不想他們來採病)。現在仍在康復的道路之上,相當漫長。
  • 一本書、一個連載。《大豐收》推出成書,在五月推出,舉行新書發佈會之後我就入廠了。入廠前後一向聯絡開的明報編輯問我有沒有興趣在她主理的版面連載新小說,那就是在本博連載失敗的《大代表》之改造版本。有聽過人說,小說不一定可以寫得完,但寫不完的小說是成為自己其他小說的養份。這句話很勵志,鼓勵小說作者要再接再厲。《大代表》裡沒有人明白的所謂搞笑位完全清除,變成《大豐收》般的認真氣氛,亦趁機改進原來故事的不合理之處;某次在 968 巴士上層以第三者角度親眼目睹警方阻撓示威的過程,就想到要寫警權、媒體和政治。這就是《傾城》的寫作緣起。
    《傾城》要到 2013 年二月才連載完畢,但原稿其實已寫得八八九九。如無意外,明年年中會成書。
  • 37 本書。今天續了 37 本書,主要都是日本推理、日本社會小說。其中包括三部山崎豐子長篇(命運之人、華麗一族、兩個祖國),山崎氏有推出華文版本的小說只餘下《女人的勳章》未讀。 ((但不太想讀。我覺得會像讀《女系家族》般痛苦。)) 2013 年我想再讀多一點書。 ((但同時亦要想想年頭可能要重覆閱讀《傾城》原稿來改稿。可能又會少一點時間讀書。)) 若果要選一本今年讀過最愛的小說,很困難。我想頭五位是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城山三郎《官僚之夏》、山崎豐子的《兩個祖國》和松本清張的《日本的黑霧》。 ((我讀的黑霧是 N 年前的盜版,最近新雨出版社推出了正式授權版,之前盜版被刪去的二大貪汙案、出賣革命的男人--伊藤律 、鹿地亙事也回來了。)) 非小說類今年主要是讀歷史,有一本是永遠讀不完的 The New Penguin History of the World: Fifth Edition 。
  • 轉工兩次。今年是我的變革之年,走出了舒適地帶,離開了工作九年的醫院崗位,出外闖闖,為人生訂下長遠目標。那亦代表我正式的與醫學界、公共衛生和流行病學研究說拜拜。可是第一份工並不太順心,發現自己真的對計量經濟學研究毫無興趣,未夠一個月就離開了。其實我對那僱主有愧,他是一位很慈祥、可敬的長者,說甚麼都是笑容滿面的。我有想過寫封信或者送些東西去致歉,但最後還是作罷。 ((人生在世離離合合難免,理性化的去想,要是我不喜歡那份工卻要繼續的做下去,可能對大家都不好。)) 那時覺得做工不夠一個月就走頭,很傳媒眼中的垃圾八十後,很任性,人生沒有這麼多機會任性下去,這樣做都有成本的,我想我很難再在那家大學立足。走馬上任的第二份工研究內容很有挑戰性,很有意思。 ((現在的僱主有可能看到這個 post ,所以不講太多。)) 無論如何感謝所有人對我的信任。
    醫院的工作其實沒有完結,現在以不知怎樣形容的型式仍在工作中。現在感覺上是在打三份工,身心俱疲。 2013 年無可避免要改變這種可怕的工作狀況。尤其現在仍處於康復階段,不能太操勞,若果病症復發,會變成抗藥性版本,將會很難醫。
  • 放棄了兩樣興趣,就是學結他和學英文,原因是真的分身不來,再加上覺得自己的音樂天份其實很低,怎樣努力都上進不來。多次想報 Ukelele 的課程,但最終都是作罷。
  • 看了 N 套電影,但要選好看的卻記不起來。較近的少年 Pi 的確是好看,但不太近似我的 Style 。較近我口味的應是《龍紋身的女孩》或者是《麒麟之翼》。年度最差勁電影非 The Avengers 莫屬。
  • 音樂方面,聽最多的應是一連串的 Kraftwerk 、 Metallica 、 Nirvana 和 Mogwai 的各張大碟。如果只計算 2012 年出版的唱片,我只能選這張 - Ensiferum: Unsung Heroes

    本地出品只聽過陳奕迅的 3mm... Rem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