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六月:《香港關機》

此書出版已有一段時間。根據出版社的資料,是去年六月九日推出。我在整整一年之後才從書店把此書買來讀。其實我在圖書館見到不少存貨,亦不算難借。可是仍然去了買來看。
我的出版社負責人曾經告訴我,書市常見的現像是頭一個月出書很快,以為此書前景不錯,胡亂加印。但是頭一個月出貨量甚佳之後,就開始後勁不繼。我用統計學的語言,就是 χ2k=3 的分佈。

我的書極有可能就是這樣的情況,現在的銷量應該開始放緩。 ((老老實實我對我的書是否可以推出第二刷不表樂觀。)) 但我想作者肯定並不想如此。作者總想一年之後仍然仍有版稅收入。我也很希望有人告訴我一年之後發現了《大豐收》。
我其實並不是真的一年之後才發現譚劍的《人形軟件卷二》。我在《卷二》推出時剛好讀完《卷一》,到書店時見到有想過購買,但最後無件事。
讀完《卷一》時的感覺其實並不算太好,故此沒有寫在此處。而《卷二》仍然有給我《卷一》的不暢快感。這種不暢感,我希望可以用具體的文字捕捉下來,但我想也很難。
可能是譚劍的文筆太過秀麗,可是同時亦有老氣橫秋之感。塞博龐克的要求其實很簡單,就是糜爛。糜爛的世界之要求,就是食之無味。我寧可用字不要如武俠小說那麼「靚」,而多加平實描述和側寫現代的高科技生活為何像垃圾那樣令人生厭。
情節中各式科幻元素很有趣,亦很多。可以列出的有人工生命、奪命魔音、人型軟件合體、義眼機械等等等等,但是亦因為太多,每一件都沒有好好的發展。就像叮噹從百寶袋取出一個道具,用了一次就收回去。亦因此,我想得出來的感覺,就像吃了一個小食拼盆。小食拼盆的英文的名稱非常好,叫 sampler ,即是純粹為了試味,是各款小食的 sample 。吃了小食拼盆,款數的確很多。我覺得有一兩款很好味,想吃多一點,對不起,沒有了。
話雖如此,但此書以人文角度分析亦屬不俗。以愛因斯坦以軟件重生在重看此一紛亂的世界,尤其是網上世界的不和方面最能觸動我。
《卷三》的推出期好像延遲了。我希望譚先生可以在《人形軟件》之後創作一套減少冒險元素,只集中於一至兩款科幻元素的科幻小說。我甚至覺得,多次表達喜歡寫近現代故事多於其他如 Space Opera 故事去批判現代社會的譚劍,可以考慮試試科技驚慄( Techno-thriller )類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