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去年七一,大會宣稱有 22 萬人,港大的兩隊學者卻數出只有六萬,引起一陣爭吵。我當時的論調是,請大會、警方、學者各方都公開估算方法。而事實上只有兩隊學者公開了估算方法。
民主與科學,根本是分不開的。人們不追求現實真理,在其之上建立的民主也會令人心寒。當年的廣場四君子在絕食宣言就這樣說:「中國人應該放棄傳統的單純意識形態化、口號化、目標化的空洞民主,而開始操作的過程、手段和程序的民主建設,把以思想啟蒙為中心的民主運動轉化為實際操作的民主運動,從每一件具體的事情做起。」
在「思想啟蒙為中心的民主運動」,或者需要誇大參加人數,去令人知道支持民主人數聲勢浩大。但是,民主發展的下一步,是我們需要進步,建立一種新的文化,一種追求真實的文化。有這種文化,獨裁的虛妄和謊言自然甚麼人都看得出來。
正如政府每次以嚇人技量講甚麼甚麼政策會引致甚麼甚麼的後果,市民都開始問這種估計是怎樣估出來。同理,參加大型集會的人數估算也應該採用同一標準。我再三強調,真實的力量,一定比其他說法為之強。如果數字是經得起科學考驗,那真實的數字不是應該更令人高興?
以下是我對昨晚燭光晚會人數的估算。我的計算法一定不準確,亦可能我是在公眾「派膠」,但最少我的算法你可反駁。大家可以討論此計算法的問題所在。但是大會的超過 18 萬和警方的八萬五,可以有這樣的討論嗎?

我的簡單估算,算式非常簡單。

A * D = X

A 是維園坐人的面積。
D 是坐人密度。
X 就是估計的參加人數。

這個算式中的 D ,事實上 HKUPOP 已經調查過幾年,並已將數據刊登在《傳媒透視》。根據 2004 年七一、零九年六四等等多次量度,維園的無論坐人或站人密度,曾得出以下估算: 2.8, 2.67, 2.27, 3.12, 1.28, 2.87 等等。上面幾個數字的平均數是 2.5 ,標準差是 0.66 。以 t distribution 計出來的 95% CI 是 1.74 至 3.26 。 ((我認為更合理的方法是像跳水比分那樣,將 extreme value 1.28 和 3.12 踢走,計算均值和 CI 。))
反而較難估算的是 A 。根據 HKUPOP 的數據,六個硬地足球場的總面積是 14917 平方米。但是我用這類建基於 Google Map 的量度器計算,數字卻較大,近乎兩萬平方米。可能是 HKUPOP 沒有計算通道面積。
根據蘋果報載,昨晚是坐滿了以下的地方:足球場和大草地四周的小路、音樂亭、籃球場。根據我的理解,是指此圖上的 1-6 號足球場、名為 Central Lawn 的地方、 A-D 四個籃球場和名為 Band Stand 的地方。
我在 Google Map 上「括地」,是非常求其。我肯定的是非常鬆手。以計算 1-6 號足球場為例,我計埋中間的巨大通道。你也可以用你的方法「括地」,自行計算下 A 值。
以下為我算出的面積:

六個足球場: 25528
四個藍球場: 1287
Central Lawn: 12054
Band Stand: 2300
總數: 41169

以上的算值,是沒有減去舞台、走廊之類的面積。同理,也有可能沒有計算其他可能有人的地方。但我的 educated guess 此為高估值。假設此 41169 值有 10% 水份走位,上下限是 37052 至 45286 。這個 10% 水份位是 4117 平方米,如果要 visualise ,大約等於一個多一點的維園硬地足球的地方消失或增加掉。這也是非常手鬆的了。
根據以上 A 及 D 值, highest extreme 會是 45286 * 3.26 = 147632 。 lowest extreme 會是 37052 * 1.74 = 71634 。警方的數字在此 range 之內,反而支聯會的數字是超過了。這兩個 extreme 的中位數是 1096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