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一大地震一周年,特別刊登這篇舊文。此文在討論區被網民大力修理。一年過後,未知世人又有何種體驗?

---------

在廣大讀者面前承認考試不及格需要勇氣。對,我當年高考物理學不及格,只僥倖入讀大學。面對當前福島核電危機,我想測驗一下自己對核子科學的理解。我從腦海中找回當年F等的物理學知識,茲列出如下﹕

新聞天天重覆的字眼「輻射」,是指移動的能量,光線、電磁波甚至聲音都是輻射。形容現今情況更精準的字眼,應該是核輻射。核輻射又分幾種,分別是Alpha、Beta、Gamma射線及高能量中子,他們是放射性同位素發生核分裂時放射出來。為何核輻射有害,是因為它們能夠令原子及分子中的電子脫離,破壞原子及分子的結構,例如DNA的結構。基因突變,啟動癌症基因,引致細胞病變,亦即是癌症。

從以上認知小測驗可知,我與一般市民對核輻射的認識相若,不敢說自己比別人更認識核輻射,於是乎找來文章研讀惡補。讀過的文章,以英國廣播公司找來牛津大學醫療物理學系教授Wade Allison撰文分析人們面對核輻射的態度的一篇印象最深。他指出日本當前被海嘯蹂躪,過萬人失去寶貴性命,存活下來的災民面對飢餓及寒冷威脅;但傳媒卻將焦點放在至今沒有傷害人命,而且在未來都極有可能無人會被直接殺害的核輻射身上。

非理性反應

對Allison的觀點有興趣,於是找他的著作 Radiation and Reason 來讀。此書主要討論人們面對核輻射的非理性反應。他令我想起同樣來自牛津大學、呼籲人們理性面對宗教的Richard Dawkins。與Dawkins命運一樣,Allison自動成為了爭議人物。他的立場燒著反核團體,對著科學界同仁他同樣兇狠,他大力批評美國科學界制定核輻射安全標準所使用的「線性無低限模型」,指其完全沒有科學根據。
Radiation and Reason 主要探討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現行的核輻射攝收標準是否過低;第二個問題是為何人們會懼怕核輻射。
就第一問題,他認為現時的所有核輻射標準都嚴重偏低,而且設定標準的政治考慮多於參照科學證據。例如一般市民從環境攝收的核輻射上限制定為每年1毫希,但事實上歐美國家正常人每年都會暴露於2至3毫希的核輻射。所以那個攝收上限,正常人都會像香港報紙的寫法,是會「超標兩三倍」的。照一次電腦掃描,更加是會「超標十倍」。由此可見新聞大字標題的「超標N倍」,如不細心分析,根本毫無意義。他認為核輻射標準必須更新,且要建基於證據。他認為根據現時的科學證據,標準可設在每月一百毫希,終身不高於五千毫希。
至於第二個問題,他認為人們對核輻射的恐懼,除了冷戰時期政治宣傳因素之外,亦源於一般市民對它的不理解。在核子發電及核子武器發明初期,科學家的確是未完全理解核輻射對人類健康的影響。但是,經過日本原爆、三哩島及切爾諾貝爾事故,科學家掌握了大量人類攝收核軸射的長遠健康數據,生物學在過去幾十年也有長足的發展。現在的科學觀點認為,核輻射的致癌風險影響,遠低於之前的預料。人體有非常奇妙的保衛機制,去阻止電離輻射破壞DNA。動植物界比人類利害。在切爾諾貝爾災難封鎖區,今天的核輻射量仍達每小時六毫希(對比超標不知幾多倍的福島二十公里封鎖區的每小時0.1毫希,屬超高水平),但該地已經變成野生動植物的天堂。這是因為動植物經過幾代繁殖汰弱留強,已經適應高輻射的環境。

心理威脅遠超患癌風險

但核輻射真的完全沒有問題嗎?Allison認為核恐懼所產生的心理問題對人類健康的威脅,遠超核輻射本身致癌的傷害。世界衛生組織對切爾諾貝爾核事故的報告,認為核事故對人的心理健康影響嚴重。另一個研究也發現,切爾諾貝爾事故,令居住在附近的孕婦,自行選擇打掉胎兒,因為懼怕胎兒受核輻射影響。三哩島事故後,核電廠只泄出極微量的核輻射,但周邊居民出現創傷後遺症,而且十年未退。最近福島核事故,也有核輻射破壞生計感到悲哀而自殺的老農夫。
人們對不認識的東西,易生恐懼和疑惑。食品添加劑、疫苗等等,都是例子。當我們談到恐懼的東西,就會放大它的風險,連最基本的「劑量決定毒性」原則也忘記了。我們對事物的固有觀感,或稱偏見,就是這樣煉成的。人人都想將任何事的風險減到最低,但是風險並不會減至零。風險等於零的社會,存在於烏托邦。由於我們是住在香港而不是烏托邦,所以下次天文台驗出大氣中有放射性碘,第一個反應不應是「騰雞」,更加不是去搶鹽搶碘片,而是問問濃度有幾多,是否達到危險水平。
能源一向是由血汗和人命混和起來生產的東西。福島事故發生不久,國內有火力發電廠發生一氧化碳中毒殺了九個人,煤礦事故更是無日無之。化石能源產生溫室氣體引致氣候改變,同樣致命。核電一如其他能源,有其潛在危險和污染問題,亦有其高發電量之優點。在反思核能的同時,我們是否更應該反思我們對能源依賴,還有以能源帶動經濟,推高GDP的現代發展觀。

原文刊於 2011 年 4 月 10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版。

p.s. Radiation and Reason 比書去年由日本德間書店推出了日文版 - 放射能と理性 なぜ「100ミリシーベルト」なの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