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讀完了山崎豐子三冊新作《命運之人》。讀的期間才知道台灣皇冠出版社在二月頭推出了山崎的舊作《兩個祖國》,他們要到幾時才可以推出《大地之子》?既然講到(偽)滿洲國關東軍的《不毛地帶》都可以推出,我想由滿洲講到文化大革命的《大地之子》,不會是因為題材問題所以不推出吧。
  • 講返《命運之人》。第一、二冊看得呵欠連連,也許是西山事件的審訊過程並不太緊張。第三冊事主流放沖繩,以其新聞記者的角度重建沖繩現代史一章,我覺得最好看。沖繩是二次大戰日本本土唯一的地上戰場,「鐵風暴」軍事行動無論日本軍方(六萬人陣亡)、美國軍方(萬二人陣亡)以及沖繩民眾(十四萬人死亡)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與日本本土文化並非完全融合的沖繩人,一方面被美軍當成日本人殺戮,日軍也因為部份沖繩人不會說日語而當成美軍奸細殺害。戰後的沖繩被美國佔領,至七十年代才回歸日本。不幸的是回歸一事卻成美、日外交醜聞。回歸後美軍基地仍在,曾佔地五分之一,對沖繩居民造成嚴重影響。其中以根據《美日安保條約》,駐日美軍在沖繩犯事美軍內部享第一審訊權,日本政府只是第二最令當地人反感。駐日美軍在沖繩犯下多宗強姦女童案件,最令人髮指的是 1995 年的 12 歲女童綁架輪姦案。
  • 每次講到日本在戰爭都有付出代價,我們體內的中國人基因會說入侵國(如中國)的情況更慘。例如講到日本兩市被原子彈炸毀,廣島長崎共死了廿幾萬人。有人會說,南京大屠殺死亡人數有四十萬人,誰更慘?歷史討論絕大部份時間都不是價值判斷,而是防止人類的慘劇再度發生。
  • 香港公共圖書館的日本翻譯小說,很多時都有讀者忿慨留言,但這些是破壞公物的行為。我正在讀森村誠一的《人性的證明》,是一本非常好的小說,如果我寫的小說有他的一成已經很好。其中有一段講到日本戰後受美國 GHQ 接管,三五成群的美軍常常在街上公然調戲女人,旁邊無人出手,只冷眼旁觀。主角的父親看不過眼,上前阻止,被美軍打至肋骨斷裂,軍人更在其父身上撒尿。有人在此段旁邊用藍色原子筆寫下如此一句:「日本人現在當美國佬係老豆。」
  • 另外也有一次是宮部美幸的《理由》,有人在封面頁內寫下一篇書評,指本書旁枝太多,對比其他推理小說來說主線薄弱。我讀完此書之後,很想在在那頁寫上:「你識咩吖!」那本書講的,就是兇殺案並不是一兩個人的事,旁枝才是此書的重點。但我是不會破壞公物的,所以並沒有寫下。
  • 本周見了工。見工時談到 R ,講到此個 package ,好像很有趣。下次再寫一篇文詳細講講。
  • Moneyball 一片,講到 Sabermetrics 。老婆離場時問,為何沒有太多人聽 Statistician 講野。我都想問此問題。
  • 《大代表》正式連載了。正在實現我在 2012 年的計劃
  • 上面 youtube 歌曲是經典的 Digital Hardcore 名曲,今周的心情就像此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