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新年,可以用亂象橫生來形容。香港媒體已經淪為發佈二手網聞,盡展一小事端發展成議題能事的出口,甚至加鹽加醋煽風點火。話雖如此,今個新年媒體都道有否佳作呢?是有的。明報有「玄學家測股樓等同擲毫」。為何此為佳作?原因是等同擲毫的預測在農曆新年期間注滿各式媒體,由此可見自圓其說、封閉系統的玄學就算沒有任何實用性,它也比用灰色腦細胞和時間提煉而成、具有自稱 95% 準確度的科學分析來得有價有市。
  • 不講網上二手新聞還需講。中國人有所謂供養論,例如中共在食物、食水供應以及自由行旅客消費,供養香港之說。千萬不要以為北邊的好朋友才會如此囂張,本港同是一條根,文化上歸類就算你怎樣城邦論、怎樣百年殖民,那種教養方法根本清不走。在香港,供養論我也聽過不知凡幾。最有趣的一次,是有個婦人帶著兒子,在街上見到街口麵包店的店員叔叔,婦人與店員打招呼。婦人給兒子介紹店員,說我家常常光顧麵包店,叔叔是我們供養的。漢人文化的社會,供養是很便宜的,只要消費就是供養,一切都是在資本主義的經濟框架之下的。所以中共建黨九十年,以及成立六十二年、以共產主義為指導思想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就在虛渡光陰。最有錢的人就是天下間所有人的父母,無論甚麼主義甚麼指導思想,此一想法就像是飄蕩在東方此片土地上的幽靈,驅之不散。
  • 過年如過日,對我來說也只是假期。過年期間讀完了山崎豐子的最新作《命運之人》的上冊。可能是剛剛讀完三冊的《不毛地帶》,描寫的時代也是差不多,總覺得《命運之人》的上冊仍未到火。《命運之人》的上冊的最大招,是主角的婚外情,山崎此一伏筆已被書背透劇及事件原形的西山事件破功。中冊至下冊就轉到法庭戲。山崎寫法庭戲,不是沒有讀過,在《白色巨塔》就有一冊是專寫財前醫生的醫療失德審訊。據說山崎的原意,財前的醫療失德者審訊以財前勝訴,里見辭去大學教授職位作結。但是連載此小說的《 Sunday 每日》讀者不能接受如此結局,要求山崎「盡社會責任」,續寫下去,令正義得以昭張。個人意見認為,《白色巨塔》的續寫上訴翻案部份寫得不太好,也沒有上冊同時進行的選舉之類的黑暗完素,有點為續而續的感覺。《命運之人》的原形西山事件,所謂正義是沒有在法庭申張。事件主角甚至主角所屬的每日新聞社被國家機械迫害至體無完膚。直至 2000 年,美國政府密件解密,才能夠還西山及每日新聞社一個清白。 2010 年,法庭才承認主角揭發的事件屬實。
  • 假期另一在讀小說是《龍紋身的女孩》。其實我很怕那些人人推介的小說,之前的甚麼達文西密碼、哈利波特、波西傑克森、暮光之城、追風箏之類之類,全部避之則吉。我最怕書背寫甚麼「讀到上癮,由第一首挑燈夜讀至最後一首為止」又或者「比達文西密碼更驚心動魄」之類的宣傳句語,每次也只令我想起 E cup baby 或國際金融中心。日後我的小說推出,我會著力禁止如此宣傳語句。除了本身不喜歡,用於我的小說也是失實。這本《龍紋身的女孩》,封面超多此類的語句,本來是令我生厭的,但看過大衛。芬查的電影版,就去了買來讀。讀過了,此為一本不錯的小說,但不至於令人上癮甚麼的。主角用的是 G3 iBook 、十七吋的 Powerbook G4 是「筆電界的勞斯萊斯」,讀起來令人懷念,雖然高端的所謂駭客不見得會用 Mac 。今時今日還如此談 Mac ,已經不是當年的含意,況且 iBooks 已經變成了另一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