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投選全宇宙最美味美食...請投選全宇宙最美味美食...」
「我想投票,請問怎樣投?」
「只要到我們公司的網站,點擊你最喜歡的食品便可。」
「我已到了貴公司網站,但為何只有兩個選擇?魚柳包和巨無霸我也不喜歡。」
「對不起,本公司只提供這兩款食物,故此只有這兩個選項。現在魚柳包最多人投票,大覆拋離巨無霸,你就投魚柳包吧。」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只是貴公司最受歡迎的食物,根本就不是全宇宙最美味美食!」
「那我有個問題要問問你。」
「說。」
「本公司是否存在於宇宙?」
「是。」
「魚柳包和巨無霸是不是也是宇宙中的食品?」
「是。」
「投票的人是不是居住於宇宙的人?」
「也是。」
「那麼本公司就是在選全宇宙最美味美食。」
「你犯了嚴重的邏輯謬誤。」
「請問那又如何呢?看, Baby Kingdom 討論區上,『全宇宙最美味美食』此話題正討論得興高采烈。網民有非常強烈的參與感,尤其是可以在網上一 click 投票的感覺,就像是為全宇宙的人說話一樣。看看,此地甚至連特首選舉都沒有如此的參與權。」
「但是特首選舉無論在網上和輿論不也都討論得沸沸揚揚。」
「正是,無票投,於是圍觀等於參與,以圍觀充權。只要給圍觀的人肉緊的感覺,圍觀可代替投票,並且千秋萬世的存在下去。正如看 AV 就取代性愛一樣。久而久之,根本只需提供 AV 就可以。」
「特首選舉你和我都沒有份投票根本不值得討論。」
「是嗎?你認為現代的 Facebook, Forum, Whatsapp 是用來討論值得討論的東西嗎?無權的人只在對著電腦畫面喊話,去排解生活的苦悶而已。」
「請你別再胡說八道了。」
「如果你不想參加『全宇宙最美味美食』選舉,那就請你收線吧.... 啊,對不起,你想參加投票也不行了,投票剛剛結束,本公司宣佈全宇宙最美味美食為巨無霸。」
「剛剛你不是說魚柳包所得票數大覆拋離巨無霸嗎?為何最後得獎的是巨無霸?難道那是假選舉嗎?」
「是假選舉那又如何? AV 畫面上的不都是虛假的性愛嗎?群眾一樣看得牙癢癢。再者,本公司說全宇宙最美味美食為巨無霸,就是巨無霸。明天本公司就會正式向全宇宙宣佈『食王』的誕生。」
「無恥!」
「無恥又如何?香港人不就是喜歡被人騎在上面屙屎屙尿,還要笑著口講八掛嗎?你說我是無恥,對不起, You may be a solitary exce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