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參加了碩士班朋友飯局。每次與這班朋友見面,腦中一定播著上面那首歌。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抱著結他在這班朋友面前唱一次這首歌。 ((老老實實,我的一手結他與我的人生一樣一塌糊塗,故此我只識彈這些簡單的歌曲。)) 我真的怕會邊唱邊哭
昨晚說了一句我自己也覺得很好笑的話,就是我想放棄醫學、公共衛生、流行病學甚至生物統計,下年甚至不想再申請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 PhD ,我會向 Engineer 邁進。
為何自己說完都覺得好笑,因為 after a mega-dose of reality ,就知道此句是不安份者的白痴夢話。
說話有時要知道後果。口孽很多時是自己受的。雖然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是社會常態,但我由細到大的教育,教我作為一個人要有的叫作 integrity 。講野算數。講野不算數要感到羞愧。
Engineer? 你別以為喜歡寫兩句不入流的 code 就是 Engineer 先得o架!
如此感到自責,似乎是因為說出了自己的真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