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周好唔掂。因為我又入廠了。今年六月八日至九日入過廠,今個月又入。六月入廠還扮晒才子入廠讀寫小說,今次入廠直頭是坐著都痛苦,別說做甚麼了。入廠三天,出來已經散晒。不談自己的問題,今次入廠可謂是最差的 timing 。第一,入廠三天是包括了妻子的生日,原本和她計劃去慶祝,變成她要來探病,那種反差太大。對妻子來說,要意志很堅定才可以熬得過。第二,一直計劃好參加 Nanowrimo ,在一個月內寫五萬字小說。此活動正是十一月一日開始,剛好是我入院的當日。如今已是十一月四日,當然我是可以現在開始,即是要追回四天 1700 * 4 = 6800 字。我想,體力未算完全回復,還是多休息算。 Nanowrimo 這些只是虛名,就算要參加也可以明年再來。至於原先計劃好寫的小說,也要再推遲一點。
  • 最近已經感到身體已不能像年青時般「使用」,說得更明白一點,是覺得機能開始衰退。例如以前不太顧及姿勢,坐下來時成團死蛇爛鱔,才是舒服。現在不行了,這樣坐的話不一會就腰酸背疼。同樣道理終於理解用 Laptop 電腦其實非常不舒服,當職業治療師的朋友早就說過。以前可覺得沒有甚麼。傷風咳本來沒有甚麼大不了,近兩年每次傷風咳,之後的咳很難斷尾,每次都要服食氣管擴張劑。理解到身體的變化,也令我再重新想想自己的生活習慣。醫生告誡食飯不能太快,要慢慢吃。我想,我最少要改善我的飲食習慣。
  • 希臘計劃全民公決國家命運,以公投決定是否接受歐盟的援助,條件是削減國家開支。此舉被全球傳媒包括本地傳媒指為「玩野」。當然,我並不是甚麼經濟學人,我不完全知道如果希臘爆煲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但是,這個例子令我想起涉事人像是弱者般備受冷待,外人卻高高在上指指點點的情況,只因為外人有的是錢。不難令我想到當年的領匯上市事件 ((據說今年高考的口語考試,剛好發生日本地震及財政預算案的風波,考生被評擊任何論題都用此兩事例,被評為膚淺。本博在討論很多事件都用上領匯上市事件,故此也可被評為膚淺。)) ,政府上市如箭在弦,當然如此私有化計劃沒有經過公投。突然有阿婆做攔路虎,以 JR 阻領匯上市。市面只有一類聲音,就是阿婆阻人發達,以及全城聲討被指幕後黑手的鄭經翰,與今天的帕潘德里歐。整件事的 stakeholders 仿若只有三個,就是鄭氏、政府和全港等候發達的投資者。但是,領匯私有化的是甚麼資產?私有代對誰最有影響?有人過問過嗎?在 diaryland 時代,我已經大力批評傳媒無知,完全沒有考慮此事的最大 stakeholder 是公屋居民。社會上聽不到私有化影響最大的公屋居民的聲音。好了,領匯上市,一部份投資者富了起來。私有化的問題開始浮現,承受結果的又是公屋居民。當年支持上市的各政客又齊齊聲討領匯。由此事例說明, life with only one principle ,可以不考慮 stakeholder 的感受。假如希臘接受歐盟援助是利多於弊,民眾的眼光(絕大多數時間)都是雪亮,公投與否,都只是求取所謂 mandate ,何來玩野?
  • 看 Inside Job 電影,冰島在零零年代新自由主義政府上台,學美國搞放鬆金融管制,金融業吹起了個泡沫,曾成為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但 2008 年泡沫爆了,國家破產,國民再做實業。從這個角度來看,泡沫爆破可以是美好的事。
  • 入廠三日,我也面對違約風險。就是史丹佛 Machine Learning 功課 6 號到期,完全無掂過。應該做定唔做?可能要由公投決定。
  • 半杯水理論。雖然入院時機不理想,但出院時機理想,最少可以趕及在十一月六日在區議會選舉投票。我區選舉,終於有的揀,不再是鄉事派對鄉事派,或者鄉事派自動當選。雖然我已經預測鄉事派仍會勝出,但是我仍要投票,支持另一位候選人。目的只為未來,我們仍要有選擇的選舉。
  • 上面的 youtube 歌是近期較有 feel 的歌,但已經是 2010 年的歌。 2011 年 Evanescence 的新碟竟然好難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