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奪命金》刺中了港人的死穴。幕幕驚心,真實得可怕。最令人毛骨聳然
    的是,落幕後坐在前後行的觀眾說,電影中唯利是圖的事,他也一定會這樣做。看此類社會派電影,當然不能解決社會問題,但最少是觀眾個人道德的警醒。現在社會當然是有問題,個人是社會的組成部份。個人道德永不覺醒,英文戲名 Life without principle 不貼切,是 Life with only one principle ,而此唯一原則是金錢利益。難怪不少人認為社會派影視及文學作品是無病呻吟,因為個人的問題都看不到,更別說社會的問題。
  • 同期另一電影 Seeking Justice 討論的是何謂公義的問題。以暴易暴( Vigilante Justice )處理問題,是否有效?此方法會否被人濫用?那麼甚麼才是公義?雖然此片有如此遠大的社會意義,但觀眾要先要克服的是尼古拉斯基治的獨特演技。
  • Crazy Stupid Love ,主要亮點是 Emma Stone 。送此片的標題給一位讀者,愛情真的會令人瘋狂及失常。
  • 香港人其實是很愛政治的,但卻同時有政治潔癖,所以不愛聽,但自己卻很愛講。不喜歡某事被政治化,是怕別人對他說骯髒政治。區議會選舉要非政治化,故此有疑似獨立人士選舉。人人高舉「做實事」的旗幟,代表政治問題如政制發展是「內耗」。但是,獨立侯選人卻要政治明星站台。這種參與政治卻又追求「非政治化」,但實在卻又很政治的政治文化,以我這種政治意識及政治認知比政治家及政治學者淺薄的非政治專業但卻留意政治及關注政治的非政治人士,是難以從政治角度去理解這個香港個人政治觀念非政治化傾向的政治現象,亦不能分析它對各政治團體在政治舞台上的關係及整體政治環境在政治上及非政治上的影響。
  • 最新一期的 Clip 公佈推理小說比賽結果,但是我找遍油尖旺書店都找不到一本。我很想知道結果,好讓我早日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