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報載:喬布斯死前一天仍工作 自傳披露怕開刀 後悔延遲醫治

喬布斯初時不肯做手術,而依賴素食、針灸、草藥及其他在網上搜尋得來的另類療法治病。他曾受一位醫生影響,一度僅以果汁裹腹,並進行洗腸療程,甚至求助於通靈師、尋求各種延壽方法等。雖然喬布斯的親友,包括其胞妹莫娜(Mona Simpson)均力勸他盡快就醫,親朋勸告說﹕「不要再試根莖、蔬菜治癌這些東西,做手術吧!」但喬布斯拖延足足9個月才做手術,令親友相當沮喪。曾患前列腺癌的英特爾(Intel)創辦人格羅夫(Andrew Grove)曾向喬布斯直言飲食療法與針灸不能治好癌症,「跟他說他瘋了」。喬布斯的妻子勞琳(Laurene Powell)亦曾嘗試游說丈夫就醫,但指出「最大的問題是他真的不願剖開身體」。

我們思考時都一定有 bias ,叫做 confirmation bias 。就是我們會偏向攝收確認我們相信的假設的資料。例如我本身好憎外傭,會攝收反外傭資訊,例如有人講政府輸官司外傭及其家屬即享本港居留權,而且他們必定是來港取福利。這類資訊我一定信到十足。無他,因為這類資訊可以確認我本身對事物的假設。另一個例子是,我相信自己好黑仔。每次發生不幸事件時,就只會回憶起自己身上發生的不幸事件,而忘記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幸運事件。宗教更會利用這種 confirmation bias 。例如有人相信世上有挪亞方舟,故此在某地找到幾條爛木,那就是支持挪亞方舟的「證據」。反對他們的說法一蓋不聽,亦因此同樣老掉牙的紀錄片可以拍續集。
面對各種末期疾病,我們亦有可能墮入 confirmation bias 的圈套。例如在網上找另類療法的治療例子,一定是「成功」多於失敗。原因是「成功」者一定在網上津津樂道,失敗的大多已經長埋黃土,咀也張不開了。當我們患上末期疾病,對傳統西醫治療沒信心,想試用另類療法時,就會去找確認自己假設的資料。不幸地,網上甚至友儕之間的資料,亦以支持的佔多。當讀到如喬布斯般的失敗例子,卻輕輕跳過,並想喬布斯另類療法失效只是他不幸,自己並不會如此不幸。另類療法無效,本來並不打緊。但是相信另類療法者,卻偏向會揚棄傳統療法,繼而延誤治療,過了治療的黃金期。喬布斯死前後恢延誤手術,如果他沒有太早放棄傳統療法,也許今天他仍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