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醫生問:誰創造了造物主? ((最早問此問題的,是休謨。)) 這是一個 loaded question ,原因這問題假定了造物主的存在。正如我問誰人打你,代表你有被人打,而不是沒有被人打或被貓打。以物理宇宙之複雜,就代表宇宙有創造者的說法,論調是 180x 年的 Watchmaker analogy 的換湯不換藥版本。歐氏文中提到的甜品,與 Watchmaker analogy 所指,內部運作方式複雜的鐘錶一樣。它們都有創造者,故此任何物件(包括星球、生物)都「肯定」有創造者。我想,一切不相信宇宙有創造者的人,都知道反駁此說法的方法。問題是,一般人在此語言迷霧中,再加上對世界認知的偏狹,會偏向相信具有「銀子彈」性質的創造者說法。
    一般人都聽得明的說法是,宇宙及生物等等物件的形成,並不像生產鐘錶及甜品般的快速過程,而是非常漫長的過程。以地球的年齡作例,足有將近 46 億年。宇宙及生物的複雜性,是經過漫長的自然選擇 (Natural selection) 過程積累而來。類比是,人人都說工字不出頭。如果一個人一晚之間財富由零元變成六十萬,你會認為此人是做了甚麼不法的行為,又或者中了六合彩,總之你不相信此人突然增加的六十萬是打工儲落的。但是,如果某人用了六十年打工,每年儲一萬,六十年後儲落六十萬,你又覺得合理了。而為何自然選擇可以將複雜性積累起來,是因為自由選擇並不是如大眾想像中是隨機的。舉個例,抗生素可殺細菌,沒有抗藥性基因的細菌都殺光了,沒有機會生育後代。因為隨機基因異變而生產出來、具有抗藥性基因的細菌卻沒有被抗生素殺死,可以繁殖後代。因此,有抗藥性基因的細菌存活,並將抗藥性基傳給後代。如果自然選擇是隨機的,沒有和有抗藥性基因的細菌存活的機會理應相等,但事實並非如此。真正的選擇力量,是環境壓力。而為何常人時常誤以為自然選擇是隨機選擇 ((曾有一個叫 Hoyle's fallacy 的謬誤,指出自然選擇生成了生物的機率,等於龍捲風吹襲垃圾站,之後組成了一架波音 747 飛機一樣。這個說法之所以是謬誤,是因為這個類比錯誤地假設自然選擇是隨機,而且沒有積累過程。)) ,是因為與隨機發生的基因異變搞亂了。
  • 屬靈的問題,就請只規範於屬靈的範圍。以屬靈的規則去解釋物理世界,就像用缽仔榚去醫陽萎那樣,除了精神上好過一點,根本就是傷神又費力。
  • 尼采討厭宗教,並不是因為全能的神不能創造自己舉不起的石頭,又或者全能的神創造世界違背科學解釋之類的花拳繡腿。他討厭宗教,是因為宗教是一種思想軟弱現像。而信奉宗教的思想軟弱者為何要令更多人相信宗教,目的只有一個,是思想軟弱者對其他人的復仇。永恆的復仇例子,是偉大思想家蘇格拉底被宗教人士指他「令年輕人遠離神」而被處死。要是一個社會沒有集體的宗教迷思,對蘇格拉底的復仇並不會成功。
  • 開始覺得我寫東西像生果日報的陸離,有一種近似精神有問題的感覺。 ((漢文寫科學,再寫得一團糟就會這樣。))
  • 曾氏臨尾開期票,復建居屋。我恍惚已經聽到某一兩位愛好利用系統漏洞的「親戚」,在磨拳擦掌。香港地有幢樓,不就像是中了六合彩那樣。但你問我會否抽居屋,我也不知道答案,因為我的終點不是在香港,甚至不是在甚麼國家,而是在「陰曹地府」,即是火燒泥土海底葬。
  • 史丹佛大學的 Machine Learning Course 很有趣,但 DB 真的很難,有點應付不來。但是,正如上面區瑞強首歌的歌詞,「追不到也是要追」。上周一上結他堂,阿 sir 彈了此曲,從此此曲就印在腦裡。我發現當年的歌曲歌詞,有一個常見的設定,是一群朋友聚在一起,以前躊躇滿志,但經過歲月的洗禮,卻發現現實就像一坨屎,只有磨滅人類的意志以及無謂的競爭。這首「那天再重聚」,以及關正傑的「相對無言」也是如此。現在的人群在一起,只會在桌子下 Whatsapp ,那就真是相對無言。
  • Ubuntu 11.10 is out. 剛剛才將 Xubuntu 更新至 11.10 ,感覺不錯。除了 GCIN 變了一點,很不就手,要重新設定。為何 Linux 的中文輸入至今都是一團糟的。